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有時會納悶,那些可以在部落格上,貼上自己去吃過的各種不管是小吃或高級餐廳食物的美美照片的那些人,是不是對“吃”比較沒有不可扼抑的衝動或狂熱呢?(儘管他們介紹的是美食)所以他們在看到食物的那一剎那,可以做到延宕滿足,先咔嚓、咔嚓,拍下那些美食各種角度的照片(有的甚至還取景做造型呢!),我想,拍完這些照片,距離美食上桌,應該已經至少過了三、五分鐘了吧!更別提,有人從前菜一直拍到餐後飲料,足足七、八張照片呢,那麼在享受美食時,不就一直會有中斷享受或看得到吃不到的挫折感呢?

   會這麼想,是因為我根本辦不到。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兩年多前,喉嚨開始有異物感,去看耳鼻喉科醫師,吃了不少藥,都沒什麼改善。後來有個醫生說,這是「胃食道逆流」。開了藥吃,好了一些,但後來停藥後,異物感又再發作,再吃他的藥也沒效了。 

之後我又去大醫院看腸胃科,也照了胃鏡,吞了更多藥,唉!藥石罔效啊!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以下絕對是失敗的養狗經驗。

  如果您想知道如何養出一隻蠢狗、有興趣學學如何教出一隻不體貼主人、白目自大、不具備所有狗美德的狗,再請您往下看。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在認識寶寶之前,我從沒喜歡過狗。

  或者應該說,我非常怕狗。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但是我想念你,孩子,在這個台北的清晨三點,我的窗外一片含情脈脈的燈光,在寒夜裡細微地閃爍。然而,母親想念成長的孩子,總是單向的;充滿青春活力的孩子奔向他人生的願景,眼睛熱切望著前方,母親只能在後頭張望他愈來愈小的背影,揣摩,那地平線有多遠,有多長,怎麼一下子就看不見了。」

  這是<親愛的安德烈>書中的一段文字。休假的上午,我半躺在沙發上舒服的讀那本書,雖然隔壁屋子一整個早上翻修打洞鑽牆的聲音極端的虐待我的耳朵,可是我的情緒卻不受打擾的沈浸在書中龍應台、安德烈這對母子的對話情境中,直到讀到這段文字,我開始有種眼眶發熱,想掉眼淚的感覺。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寶寶是條狗的名字。不是人類的小孩啦!

  寶寶是我們家養的狗,她死的時候,已經十三歲了,雖然不能說是壽終正寢,但在狗界也還算高齡了。寶寶是在八年前過世的。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那一天,坐上捷運,準備去喝同事的喜酒。 

  車廂有點小擁擠,我站在一個歐巴桑的前面。才站到她面前,歐巴桑立即抬頭和我交談了起來:「你這件粉紅色毛衣很漂亮喔!」歐巴桑邊說,手也過來順手摸摸我衣服的質感。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兩年前,突然流行起了什麼鈦手鍊、鈦項圈之類的東西。傳說中簡直像有魔法似的,什麼運動員都戴這個激發潛能,可調整身體的電流,比腕力不會輸,連全身痠痛都能不藥而癒。

  同事裡,有個人買了,她又多拉了幾位同事買。那一天,聽她的試用心得,說得可活靈活現,什麼某某瘦弱女同事戴了項圈和手鍊後,居然能把某壯男舉起來摔到牆壁上;另一位中年女同事,戴了之後,肩膀脖子僵硬的狀況也大有改善。(那時怎麼都沒想到直接找那些同事求證呢?)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家裡僅有的幾本推理小說) 
 
  我喜歡看推理小說。雖然看過的推理小說裡,有99%我完全猜不出凶手是誰?謎題的解答是什麼。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上星期四睡到半夜,忽然覺得左膝疼痛不已。睡意朦朧中,用手摸了一下疼痛處,又好像沒異狀,也沒什麼傷口,或許疼痛只是我的幻想,也可能是自己太過敏感,於是又再睡去。也不知過了多久,那種痛已到了無法忽視的程度,也不是神經痛或骨頭痛,就是很表皮的痛,雖然再摸一次仍無特別異狀,我還是打開燈,拉起睡褲,看個清楚。結果那疼痛是:

  一.個.大.水.泡。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昕:

  傍晚和室友去爬地理中心碑(這是懶人一星期唯一的運動)。明知可能會下雨,我還是照老習慣不帶傘(記性太差,傘已丟了N把)。很不幸的,就在最後的10分鐘路,大雨傾盆而下,全身痛快淋個溼透!幸好這裡不是台北,大概沒有禿頭的顧慮。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X在巷子口碰到一隻穿著閃亮烏黑毛皮大衣的黑貓老大。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