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泛黃的信紙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心靈交流的事,為什麼你說我不懂你,我也覺得你不了解我。我想出一個原因,這三年,我們“共享”的太多,“分享”的太少。什麼叫“共享”?一起去逛街、吃滷味、去中橫、北橫、南橫玩、去市場買菜…那些快樂的事是共享,我們做過很多共享的事,那些事讓我們快樂,享受彼此的陪伴,那是共享。共享就是兩個人從同一件事上體會兩個人在一起的樂趣。
  但“分享”是什麼?是我挖出(或貢獻出)我自己有的部分,讓你了解我、接受我,甚至欣賞我;分享是把我的給你,你的給我,不管好的、壞的、美的、醜的、善的、惡的…我想,我和你分享的太少了。我們太少去“聽”與“聽懂”對方真正的話,又太急於去參與對方的生命,反而把自己掏空,再也沒有可以拿得出來和對方分享的事。缺少了分享的歷程,我們還是兩個寂寞的個體,怎麼去融進對方的生命呢?」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昕:

  傍晚和室友去爬地理中心碑(這是懶人一星期唯一的運動)。明知可能會下雨,我還是照老習慣不帶傘(記性太差,傘已丟了N把)。很不幸的,就在最後的10分鐘路,大雨傾盆而下,全身痛快淋個溼透!幸好這裡不是台北,大概沒有禿頭的顧慮。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凡:
  會再提筆寫信給你,真是一件怪異的事情。畢竟我們至少五年沒聯絡了。連你是否搬家、嫁人了沒,我也不確定,更不肯定這封信能否送到你手上?但我還是寫了。真奇怪,我們高中同學會好像好幾年沒開了是不是?其實之前我也幾乎沒怎麼參加。
  寫信給你的理由很簡單,那天回台北,不知怎麼的就翻出以前你寫給我的信,一封封,我又全看過一遍。深夜裡,有些內容讓我忍不住爆笑,有些讓我疑惑,有些甚至讓我有一些些的悲傷,當下就決定,回埔里後,一定要寫封信給你,至少讓你知道,其實我真害怕忘記我曾經擁有你這樣的好朋友。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