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206 

記得小時候看歌仔戲時,只要出現河流嘩啦嘩啦流的畫面伴隨出現的戲曲,就代表光陰似水流,匆匆過了十幾二十年,襁褓中的小嬰兒馬上長大成為男女主角。不過我現在放了河流的照片,講的倒是時光倒流回二十多年前的往事。


我很少想起我那算是早死的爸爸。不過昨天在復健診所熱敷以便做腰部牽引時,可能太無聊了,沒什麼事好想,突然想起了一件久遠久遠前和爸爸有關的回憶。

那應該是我小學約莫四、五年級發生的事。有一次,教育局(應該是教育局吧)突然派員到我們學校實施「交通安全」之類的測驗,一個學校只抽一班,我們班很”幸運”的被抽到了。 

現在的我大概了解這類上級機關所施行的臨時測驗也許有關學校的「辦學成果」,或許事涉校長主任們的辦學績效考核,但是那時年幼的我根本搞不清這一切是怎麼一回事。只覺得,上從校長、主任,下至級任老師,個個在我們考前都一付面色凝重、如臨大敵的樣子,不斷向我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千交待萬交待各種注意事項。 

這類的抽考非常慎重而嚴謹,監考老師絕不會是本校的老師。我並不知道那是督學還或是其他學校的老師,總之來了一個生面孔的大人,發下考卷後,我也沒多想,就開始振筆疾書了。寫了一段落,我發現校長居然來看我們了,監考老師基於禮貌,當然是走出教室外和校長打招呼,接下來的場景,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不可思議。學校的某位組長走了進來,手背在後面,背在後面的手上拿著的是…



標準答案。
 


他假裝好心幫那位老師監考的樣子,一排巡過一排,其實他是把答案堂而皇之的放給我們看,有的同學反應慢了點,不知道有答案可抄,巡堂的組長走過去還鬼鬼祟祟、緊張兮兮的要他趕快把答案改回來。我早就寫完考卷了,無事可做,抬頭看著教室外的校長,因為知道校內組長在教室裡做什麼,我再看教室外的場景,就有了自己的詮釋了,因為這詮釋,我發現這畫面簡直太有趣了:監考老師並不放心的想回頭看看正在考試的我們,而校長卻隨著他的身體而轉動,監考老師一轉頭,校長立刻繞著他走到他面前擋住他的視線。原來校長的工作不但是負責絆住那位監考老師不讓他進教室,還要擋住那位監考老師的視線,讓他不至於發現裡面正在進行的勾當。 

那天回到家,我興高采烈的跟爸爸描述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對我來說,考試居然還會有老師主動提供正確答案,真是新奇又好玩的事。沒想到爸爸一聽沈下了臉,很不高興的就說:「這就是作弊啊!怎麼會是校長帶頭和老師一起作弊?我要打電話去檢舉你們學校。」 

長大後我才明白原來我從小就不是一個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求學的過程裡,我根本就是個不惹事的乖乖牌,思考制式化、盲從權威,完全不會質疑老師說法的小孩。所以爸爸那時對學校的批評,我猶如在興頭上被潑一盆冷水似的自討無趣,我生氣的自以為在捍衛學校及校長名譽,反罵爸爸說:「怎麼可以?你很不懂事耶,校長是為我們大家好,在為我們爭取榮譽,你不可以打電話,這樣會害到我們校長和學校。」 

我那時覺得爸爸為什麼不像我一樣覺得這件事很好玩、很有趣,反而義正辭嚴的罵了學校一頓。那年代的小學生,學校的校長和老師是第一偉大的,比爸媽偉大多了,誰會懷疑他們做的有錯?我那時根本就覺得爸爸是在找碴,反正我和爸爸的感情本來就很疏離,這下子我更不想告訴他學校的點點滴滴了。

 


春去春回,光陰似箭…

DSC01211

河水再流,時間又匆匆的過了十多年… 

DSC01197


我在學校當然又多受了十幾年的和「生活與倫理」、「公民與道德」有關的教育,知道更多不能闖越紅燈、坐公車要讓位給老弱婦孺、要拾金不昧、講話要守信用、做人要有禮義廉恥…之類的各種道理。 

那個故事發生在我的大學時代。有一次,我和一個朋友走出宿舍門口幾步,現在想來那過程還是很神奇,就從我的們的頭上,忽然飄下了好幾張紙片,我們兩人直覺的接住那些紙片,注意一看,竟然是百元大鈔,湊一湊大約有五百元,五張百元大鈔飄揚在空中。 

那年代可不流行空中灑鈔票的活動,我抬頭看看附近,樓上沒人探出頭,也看不出任何跡象有人扔出鈔票,四周走過的人也完全沒有異狀,沒人知道剛剛我們的手中多出了五張鈔票。總之,就是很神奇的從天而降五張紙鈔不偏不倚掉到我們兩個人的手中。 

我沒有多想,就提議說把錢送去警察局那裡去吧!我那位朋友用一種像遇到神經病的表情看著我說:「送去幹嘛?你有看到有人搞丟錢嗎?你連錢從什麼地方來都說不清楚,這點小錢送去警察局也是被吃掉啦,不如我們自己花掉。」 

我的心竟然被她說動開始拔河了起來。一半的自己,至少小時候還上過生活與倫理與公民道德,知道做人應該要「拾金不昧」的道理;另一半的自己,卻覺得好像天上掉下來禮物,而自己卻為了區區五百元大費周章送去警察局,又把掉下來的禮物拱手讓人。 

天人交戰之下,我終於下了某種決定。我當時就很確定並不是心中道德的尺戰勝,而是自己膽小怕事的天性發作,我害怕被別人發現我不誠實、害怕會有麻煩、害怕被別人說我侵占五百元(其實那「別人」根本是我想像出來的,那有別人?)我告訴朋友:「還是應該送去失物招領吧!」 

沒想到朋友一把抓走我手上的幾張鈔票,生氣又不屑的說:「你這個不知變通、自以為是的「好學生」,就告訴你送去也沒用啦!你不要我要,我自己來處理這些錢。」 

她一定看出我心裡的軟弱,根本懶得理會我那不甚堅強,連自己都不是很信服的道德觀。她拿走了那五張紙鈔,那天的晚餐,原本就是她要請客,我卻吃得食不知味,心裡難過至極,我總覺得,那頓飯用的彷彿就是我們撿到的錢。 

我的朋友理直氣壯的拿走那筆錢,我還歷經一番天人交戰後才決定應該不能拿。可是實際上,我的品格並沒有比她高,道德發展也沒有比他更高階。後來,我還挺羡慕那些打從心裡相信自己作為,並能為自己自圓其說的人。我說的、做的是從小老師教我該做的事,但我不見得心悅誠服,甚至都不覺得理所當然。 

我很好奇,孔子所說的「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到底是什麼境界?我恐怕連「四十而不惑」的階段都還沒到。 

提供發生在我身上的兩個小故事,我不做進一步做評論了,我只是在想,發生在我身上的「道德教育」(或現在說的「品格教育」)一定有那裡出了錯。

 DSC01108

創作者介紹

Sisphe胡言亂語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copo
  • 呵呵呵呵~這一篇很有趣,卻很難說上什麼。

    我想知道妳是不是土向的!!!哈哈~~
  • 對啊!這兩個故事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但是我也不知道能批判或說些什麼。

    現在家長的“民智大開”,學校應該不可能再搞這些把戲了,但教育現場就不再出現反教育的事了嗎?

    我想知道你為什麼猜我是土向的?我聽說雙子座很討厭別人出謎題讓他們猜。

    sisphe 於 2008/06/18 07:32 回覆

  • Ally
  • 看見妳前面對小時候看歌仔戲時對時光飛逝的敘述,再看到後面2張相片加敘述...哈~~虧妳想得到哩...高招...

    沒想到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讓妳陷入天人交戰ㄚ...以前讀孔夫子的論語時就有很多地方讓我覺得,怎麼可能做得到呀!!他的那些學生真可憐,呵呵...這就是我只能當"凡夫"而非"聖賢"吧>"<
  • 可能最近回家都剛好會看到重播的歌仔戲,不知不覺就耳濡目染了。嘻~

    我真喜歡你部落格裡那些家飾家具還有去過的國家,我想去東歐很久了,本來去年已找好同伴去捷克,最後有人貪生怕死、有人放不下小孩、有人嫌貴,最後竟然改成去巴里島,差太多了。還有你屋子裡那些擺飾,真是我幻想中的房子,可是我沒眼光也沒素養,根本不會挑也不會布置,幻想就只能是幻想而已。

    我妹妹們常笑我念書念到呆了,想想非常有可能。

    sisphe 於 2008/06/18 07:37 回覆

  • Ally
  • 關於旅行...有時要找玩伴還真是不好找,所以如果找不到玩伴,又很想去時,我就會去參加自助旅行協會辦的行程,不用自己規劃路線,交通住宿也不用煩惱,也會有許多人是單獨參加,所以去再認識遊伴也是可以...嗯~好像這3家我都參加過各有特性,如果妳有興趣我再跟妳說說...但團費不會比一般旅行團便宜...
  • 謝謝!我出國旅行的次數不多,算算總共六次而已。日本、巴里島是跟團,英、加法美是自助。自助真的比較好玩但也很辛苦。第一次去英國時我本來也想參加自助旅行協會的團,後來我的同學自己精心策畫行程,就沒跟自助旅行協會的團了,法國那次完全是我排的,用申根簽證玩了荷比法盧二十一天,真的非常好玩也很過癮。

    我覺得現在是年紀大了不想太勞累,而且工作的關係我再也湊不出兩星期以上的長假了,只好偶爾去你那裡看看照片過過乾癮,若有機會能再出國久一點,我再問你其他詳請。

    sisphe 於 2008/06/18 10:48 回覆

  • copo
  • 我一直覺得道德批判是很無聊的事情。
    雖然說這是維持社會秩序的一個手段之一,
    但是與大家不一樣就有罪,我覺得很荒謬。
    當然,培養高道德是一個理想,但是它也常常與人最原始的想法是相左的。

    為什麼猜土向喔,
    因為土向才會是乖小孩啊,哈哈哈哈~
    他們全盤接受老師說的話,必且努力當個乖小孩。
    很有原則,所以很難動搖,真的動搖了,又很難過。
    而且通常土向的剛看覺得很嚴肅,可是私底下其實很搞笑(這是看妳文章妳自己說的:p)
    這是我猜的理由啦。
    如果不是太陽在土向,一定有其他的位子在土向。:p
  • 我記得尼采好像說過類似「道德是弱者用來約束強者的工具」之類的話。不過我說過我沒認真想過道德啊、品格這些東西,所以也無法發表太多的評論。但有時言行能一致,外在的行為能展現內在的認知或價值觀可能比較不會讓人得“精神分裂”吧!

    您對星座的分析真精闢啊!我想否認自己是土向的都很難哩!真討厭自己就是那種要當很有原則不知變通的土向,而且是最難啟齒、最顧人怨的那一個!

    sisphe 於 2008/06/18 11:0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蝶丫嬛
  • 其實~昨天看到這篇文也跟樓上一樣,自己不曉得怎說,因為…偶也土向啦…所以…我有時也覺得我好像真的跟別人不太一樣,常有些別人眼裡很無所謂的在意,我也不曉得該如何安慰自己…
  • 別難過了啦!土向那種不知變通、太守原則的部份雖和別人格格不入,但其他星座一定也有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地方啊!就算是最懂妥協、最隨遇而安的天平座,偶爾還不是有人罵他人“人人好”、“沒主見”。

    關於星座這種事,參考就好,別太在意。自在做自己最重要。

    sisphe 於 2008/06/19 08:13 回覆

  • artfx
  • 嗯嗯.以前我有個老師一直鼓勵我們作幣.
    於是就全班做幣.
    奇怪的是我.完全不想參與大家的作幣.
    我只好自己慢慢寫完.

    我........本人覺得我並不是道德感特別高吧.
    現在想想.我就是個不合群的人.哇哈哈.
    還有.我沒種.....Orz
  • 有種啊!這怎麼會是沒種?敢違逆老師的奇怪的要求,又敢與眾不同,這才更需要勇氣吧!

    不過我真想不通哩!什麼樣的老師竟然會鼓勵全班作弊?

    sisphe 於 2008/06/20 07:43 回覆

  • Phi
  • (這標題還真聳動XD)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耶,這種感覺像是在國中時,坐我後面的同學要我把答案給他看(模擬考),我照做了,而後和我很好的朋友翻臉一樣

    我朋友很生氣,她覺得我作弊,當然,我承認,可是在我的認知裡我並沒有做錯什麼

    我不知道該如何用貧乏的語彙去向我朋友解釋,那種很複雜的利害關係,如果我今天不幫他的話會怎麼樣

    我只能說,對於努力爭取所謂"正義"的人我很敬佩,但是我自己...(唉唷好難解釋阿)會用自己的方式爭取
  • 標題會聳動啊!我是怕如果我訂名為「誠實」,眾網友可能打個呵欠,就直接跳過不看了。

    其實我真的不太明白那複雜的利害關係是什麼,要是我可能不借看,就算借看,我應該還是會想出一個支撐我如此做的理由。那位和你絕交的朋友是非分明喔!我也無法評斷誰是誰非,你相信自己做的,又心安理得就可以了。

    sisphe 於 2008/06/20 17:51 回覆

  • anne0921
  • 當年唸專校時,只要不被當掉,就算過關,
    沒人想爭取第一名的,
    所以,互助合作,好像蠻自然的,
    有一次,段考國文,有固定的,背的分數,
    差不多背完全了,分數不會太難看,
    有一位大家都認為,不容易過關的同學,
    一考完試,
    好多同學,都問他抄了沒??
    他說,
    那麼多張,不知道要抄誰的?...
    ㄏㄏㄏ....
  • 互助合作啊!這又是個我難以想像的學校生活呢。我大概都是在競爭激烈的學校叢林廝殺,才沒有人助我一臂之力呢!你的專科互助經驗挺有趣的。

    想想,作弊又能做很多不同面相的思考喔!什麼樣的作弊不應該?什麼樣的作弊可原諒?什麼樣的作弊甚至值得鼓勵?那麼我小學那一次的經驗算什麼呢?

    sisphe 於 2008/06/20 17:55 回覆

  • 漁斧
  • 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 挖哈哈哈哈!!!
  • 唉呀!我沒屈原那麼清高;也不見得憤世嫉俗啦!普通就好,普通就好。我可沒打算投河呀!

    sisphe 於 2008/06/22 20: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