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電員工餐廳.JPG 

 

各位有沒有享受過特權的滋味?如果有機會享受特權的滋味,大家會嚴正的抗拒?揭發?檢舉?咒罵?還是卻之不恭、受之無愧?不要白不要?或者,巴不得有愈多特權愈好?

 

我這裡指的「特權」,不是很大的特權。不是那種可以讓人不勞而獲、封官晉爵的特權;也不是可以收受賄賂、關說圖利的特權;當然也不是打通電話給總統,就可以買到過年返鄉車票的奇怪的特權。我說的「特權」,指的可能是因為你隸屬某單位、因為你認識某個“有力”人士,於是你在做某件事時,可以比較方便,不用排隊、不用等待、不用買票、不用…照“規矩”來。

 

比方說,某個不能停車的地點,因為你是某種“局內人”,於是你可以堂而皇之的停在那個地方。又或者,大家都很想看某部超熱門的電影或表演,別人根本買不到票,但因為你是“局內人”或認識某個“局內人”,於是你可以享受那部電影或表演的首映場;又比方說,某個禁止進入或進止通行的地方,因為你是“局內人”或認識某個“局內人”,於是你又可以堂而皇之的晃進去又走出來。

人行道停車.JPG 

 

其實這種特權每個人都或多或少享受過,至少在自己工作的地點,也許就因為某種職務或身份,可以享受那種小小特權的滋味。像我小時候,因為伯父曾在當時剛開幕的翡翠灣打工,那一年的夏天,我們一群小孩就這麼不用買票跟著在翡翠灣消磨了大半個暑假,特權的代價就是脫皮的很嚴重就是了。我也曾聽過某位家長抗議學校老師就可以載她的小孩直接進入校園,但她的孩子就只能在校門口下車再走進去學校。更別提有民代硬是帶著一群“選民”闖進球場貴賓室看霸王球,說這叫選民服務。

 

總之,小小的“特權”無所不在,當局內人在“使用”這種特權,或許根本習以為常或習焉不察。行使這類小小的特權時,多半無傷大雅,反正只有一些局內人知情,而且未必不合理、不合法。通常會惹人眼紅、引人非議的,是行使這種特權時,會“排擠”到另一群照規定辦理的“局外人”權益。

 

我很少有在“公共領域”享受到特權的機會。只有大學時代,因為學校出具公文,我們得以去了一趟當年還算是在戒嚴中的金門做“考察”。戒嚴時去金門最大的好處是到哪裡都有軍車載著你,軍官們就是金門戰地最佳的導覽員,帶我們走遍花崗石醫院、金門酒廠、地下坑道…而且沾他們的光,我們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學生每經過任一個有土兵站崗的地方,都有人向我們行禮。人都不自覺虛榮了起來。

 

工作後,好像就再也想不出有什麼享受過小小特權的機會(說不定也是習焉不察喔!)。頂多曾經認識在某某名勝地區任職的主管或校長,他們大方承諾日後我去那裡玩,找不到停車位時,可以跟學校警衛說一聲停在他們學校。我是沒試過靈不靈,因為等我去的時候他們多半調校了。

 

去年底倒是因為攀親帶故的關係,第一次具體感受到一點點“特權”的滋味。

 

那一次,一位長輩邀請我們去吃台電的“酸菜白肉鍋”。對於台電員工餐廳“酸菜白肉鍋”的美味耳聞已久,那天我當然排除萬難去吃了。那是個天氣晴朗的星期六,等我們依約定時間十二點多到「勵進餐廳」時,才發現餐廳內早已坐了滿坑滿谷的食客,餐廳外更是一群又一群的排隊人潮,這下真不知什麼時候才輪到我們。

排隊的人潮.JPG 餐廳外等候的人.JPG

酸菜白肉餐廳一角.JPG 勵進餐廳一角.JPG

 

只見帶我們的親友不慌不忙到櫃台跟工作人員報了那位長輩的名字,於是我們被指引穿越重重等候的人潮,進入另一邊門口掛著“圖書館”牌子的平房,裡面有兩個房間,共有兩桌客人,我們是其中的一桌。

 

人一坐下,火鍋、食物就一盤一盤端上來,馬上開動了,不用排隊,不用等候,不用在那間熱鬧滾滾的大食堂用餐。那家餐廳其實很簡陋,我們用餐的房間也沒有特別豪華,但它就像個小包廂似的,我們自己人在裡面用餐,安靜又隱密,不須忍受大食堂的吵雜或客人進進出出的干擾。

 

我去裝沾醬時,在裡面房間用餐的另一桌客人也剛好來添沾醬,那位口操外省口音的老先生看見我們,還呵呵笑說:「能坐在這個房間的一定有“特別關係”喔!」顯然他很滿意自己是有特別關係的一員。

 

沾醬說明.JPG 特別沾醬.JPG

 

這家的酸菜白肉鍋主要是採自助吃到飽的形式,我們要拿肉、拿菜,還是要穿過排隊人群進去餐廳裡拿出來,我們同桌的一位親友在開始動筷時,說了一句話:「基本上我討厭特權,但是沒有特權很多事都辦不到。能偶爾享受一下特權真是件愉快的事啊!特別是穿過那些在外面排隊的人時…」

 

原來,我也正在享受「特權的滋味」啊!

 

其實那頓酸菜白肉鍋,只要你事先訂位或者你是台電員工,大概都可以不用排隊就享用得到。但是,當我因為攀親帶故而能不勞而獲(我指的是排隊等候)享用到這麼一頓大餐時,心裡是真的有點小小的愉快和得意的。

 

這讓我想到,當我們痛罵特權、聲稱要打擊特權、消滅特權時,我們在乎的到底是社會的正義公平?還是心底曾經有點小小的、小小的不爽:為什麼我就享受不到那種特權呢?

 

如果有機會享受享受特權的滋味,我們會嚴正的抗拒?揭發?檢舉?咒罵?還是卻之不恭、受之無愧?不要白不要?或者,巴不得有愈多特權愈好?

 

至於那天「特權的酸菜白肉鍋滋味」,可能我白肉吃太多,酸菜放太少,以致於直到現在,我還對“肥美的豬肉”嚴重反胃中,看來,我對太多“特權的滋味”是無福消受的。

 

 

白肉.JPG

 

 

創作者介紹

Sisphe胡言亂語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itsne
  • 我知道這裡0 0
    我也去吃過0 0
    而且也是特權進去吃的0 0
    而且沒付錢
    .....
    OTZ
    不過我真的不喜歡這家的說, 根本沒吃多少就覺得反胃了囧...太肥了那個肉
  • 看來能享受到"特權"的機會真是不少呢!

    我是覺得如果白肉和酸菜的均衡一點,肉少吃一點,應該是不會那麼反胃的,可能我太貪心了。

    sisphe 於 2009/01/12 19:29 回覆

  • daybreak
  • 我很能瞭解妳這篇文章要表達的想法
    這也是我最近的疑惑
    特別是這句話,「當我們痛罵特權、聲稱要打擊特權、消滅特權時,我們在乎的到底是社會的正義公平?還是心底曾經有點小小的、小小的不爽:為什麼我就享受不到那種特權呢?」其實還有一點我自己觀察到的現象,有些人知道自己是既得利益者,但是他在痛罵特權的時候,他其實想表達的是「你算哪根蔥?你憑什麼跟我們享受一樣的特權?」

  • 感謝你讓我有機會更延伸自己的想法。你體會的沒錯,對於特權,我是很想表達一般人用在自己身上OK,放在別人身上叫做不公平的矛盾心理。我懷疑的是,只要大家都習慣”使用”自己可以行使的小小特權,不放棄自己能享用的一點小小特權,那麼打擊特權永遠只是個虛幻的口號罷了。因為那就是大家的心理盲點啊!

    倒是你提的另一種想法我倒是沒想過呢!原來還有這一類人,有趣!值得再觀察思考一下。

    sisphe 於 2009/01/12 19:37 回覆

  • copo
  • 這家一直想去吃,但是沒吃過。

    這個題目很有趣,
    我想大家對於那小小的特權都有一種虛榮感吧。
  • 我也是想吃想了很久,剛好有機會就去了…枉費我曾在師大混了那麼久,從不知巷道裡藏了這家餐廳。我覺得還是可以試試看啦!雖然我應該不會再去了,但百聞不如一見!吃的當下還不錯,不要像我這樣吃就好。

    大家都喜歡擁有特權的小小虛榮,但妨礙到自己時又氣得要死,這心情真是矛盾。

    sisphe 於 2009/01/13 21:53 回覆

  • tiffwu
  • 上次看網路新聞知道它很有名不太好排到

    想想似乎沒享受過什麼特權~真是無趣
  • 那天排隊等吃的人真的很多,但也有人看過它的用餐環境並不喜歡。有機會回台灣再去試試吧!我問那位”特權”親友,他說應該可以訂位啊!

    你仔細再想看看,一定曾享受過小小特權,只是真的太小,我們容易遺忘罷了。

    sisphe 於 2009/01/14 17:54 回覆

  • 阿布
  • 這是一種天堂和地獄的掙扎
    不知道你同不同意這種說法?
  • 要這麼說也可以,我覺得也像聖人和凡人之間掙扎抉擇。

    sisphe 於 2009/01/16 07:45 回覆

  • jjhsu
  • 我去這家餐廳吃過,倒是忘了「托誰的福」。

    話說回來,看來享受過「酸菜白肉鍋」特權的人,也不少嘛...XD,迴響的人幾乎都吃過。

    結論...是的,你的酸菜放太少了!
  • 那天人多嘴雜的,我也搞不清楚是是餐廳的酸菜被拿光了,沒再補,還是我們自己人光吃肉不拿菜,害我反胃至今想到就怕。

    吃那家的火鍋不用特權,有時間排隊總輪得到,有特權的是有獨立安靜的房間吃,而且還不用排隊。後來我這篇文被"托福的那個人"看到,結果我就被唸:吃就吃,還扯什麼特權???看來下次沒特權可享了。

    sisphe 於 2009/01/16 21:17 回覆

  • 阿明ㄟ
  • 最近總算認識到台電員工, 可以用"員工特權"去勵進餐廳訂位. 我去另一家酸菜白肉鍋則可以"老闆兒子的朋友"的朋友享受點便宜優惠. "特權", 真好!!
  • 真好呢!有兩個左右逢源的”特權”,可是你想吃這麼多酸菜白肉鍋嗎?

    sisphe 於 2009/01/21 06: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