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票.jpg  

其實我根本不懂什麼叫「書展」,它的目的是什麼?一個理想的書展應該能達到什麼目標?但是自從我大學第一次參加台北國際書展後,我就習慣性的會參加這個在每年農曆春節過後的一次「國際書展大拜拜」。即使這中間有幾年我是在中部工作也如此,這應該也是我的「儀式化心理」作祟。

 

不過,去年因為時間怎麼都調不過來,所以沒去。今年則是早早就排了今天休假,一早就出發前往世貿參加2009台北國際書展。我本來以為今天下雨,而且我十點多就到捷運市府站了,搭書展接駁車的人應該不多。結果,一出捷運站,已經排了不少人等搭接駁車了,還有國中老師帶一班學生來逛書展的,這位老師真是有心啊!

 

接駁車很快就來了。整車塞得滿滿的,但是到二館就下了三分之二的人,一向都是如此,二館動漫館總是人潮最擁擠的地方。

 

我以為接駁車的路線是從二館到三館最後會停一館的,但到三館之後,發現人全下光了,連司機都不見了,我也只好跟著下車。現在很多公車司機都會廣播這是那一站,既然是接駁車,廣播一下為我們指點迷津應該不為過吧!可是並沒有。下雨天,我淋著小雨站在路上思索約10秒鐘後,就發現一館只要往回走二十公尺再過個馬路就是了。其實我對世貿並不陌生,都還要想一下怎麼走了,如果中南部的人來逛台北書展,會不會迷失的更久呢?還是我多慮?是我自己太路痴?

 

以往排隊買票也要花一些時間的,不過可能這是書展第二天的早上,而且一館沒有二館熱門,我馬上就買到票進場參觀。不過才進去三十分鐘,我就覺得有些無聊了。

國際書展入口.jpg 

 

我說過,我真的不知道理想的書展應該是什麼樣的。每年我總是抱著“貪小便宜”和“看熱鬧”的心情來逛書展。以往書展雖然要買門票,但我逛一圈下來總會拿到不少CD、光碟、過期雜誌甚至還有書籍等贈品。價值應該是超過那一百元的門票。就算沒有,書展裡的折扣也蠻誘人的,還是很值得。

 

可是今年不知是不是因為書展才剛開始,出版社還沒開始結束大拍賣,我只收到一個紙袋和國軍送的青年日報,此外我沒拿到任何贈品。好失落啊!更失望的是,前年書展時報天下入會一年分別是1999元和2000元,可以選10本書,天下甚至還送一本書做為贈品,所以我前年一口氣就花了6000在這兩家出版社。但今年不但沒贈品,2000元也調漲為2200元,時報更貴。唉!我本來是想趁書展去「加值」的說。

書展內部.jpg 

國軍參展.jpg 

(今年國軍也有設攤)

郵局賣的海角七號產品.jpg 

 (郵局的攤位還賣全套的海角七號情書喔!)

海角七號郵戳.jpg

(郵局的人很大方熱情邀請我蓋海角七號紀念郵戳)

郵局郵戳.jpg (書展紀念郵戳)

  

逛國際書展一定要練就一個絕活,就是「不能輕易被拉客」。從進門開始,那些推銷人員就像層層路障一樣,只要你稍稍露出一點遲疑,馬上就會被盛情的請去某個攤位坐坐,然後少則花上十多分鐘,多則半小時、一小時,聽那些推銷者天花亂墜的賣課程、賣書或賣他們的各種產品。他們說服力之強,簡直就讓你覺得自己三生有幸遇上這天上掉下來的大便宜,不買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於是迷迷糊糊的可能就簽下「賣身契」了,也沒那種嚴重,不過上千元、萬把塊的總跑不了。

 

我第一年逛國際書展,就是在涉世未深的情況下,買了一大套外文百科全書,十萬元呢!我那時才只是個窮大學生耶。總之,在那之後,我每個月付幾百元,工作後我幾千元的還,也不知付了幾年才付完。而那大套百科全書,我前後應該翻不到十次。

 

這次,我的表現果然“絕情”也“堅定”多了,任何推銷員都攔截不了我,除非我本來就有興趣。裡面各大出版社普遍折扣是一本七九折,三本七五折。現在網路書店的折扣也差不多是這樣,有時甚至更優惠。想想,我實在沒必要扛一大堆重得要命的書千里迢迢回家,就算了。最後,我只在東販買了漫畫書「遙遠的小鎮」上下集,八折288元。

 

遙遠的小鎮.jpg 

 

我根本沒看過谷口治郎的任何作品,而且書是封起來的,我並不知道好不好看。但可能最近讀了不少松本清張和森村誠一的推理小說,突然就是對三、四十年前的日本感到興趣。還有書後面的簡介:

 

48歲的他,在一次出差後返家途中,因為醉酒、意識不清地坐上開往故鄉的電車。既然回到久違的故鄉,他索性來到母親的墓前祭拜。臨走前一陣暈眩襲來,回神後,他卻意外發現自己不再是原本初老的中年男人,而是青澀的14歲少年……

 

從中年人回到青春時代啊…某種程度打中了我的心事。所以我很好奇的買了。

 

接著往三館前進,三館算是親子館吧!裡面以出版兒童類的書籍和教具居多。我沒多停留,又往二館去。果然是人氣最旺的館,進去熱門出版社像「東立」、「尖端」都要排隊。

排隊人潮.jpg排隊人潮2.jpg

 

不過下雨加上非假日,所以人潮沒有我上次來的多。但這館最讓我受不了的是總瀰漫一股濃濃的汗臭味,大概是因為太多熱情、熱血的青少年聚集在這裡的關係吧!

 

離開二館後,我的「2009國際書展之旅」也告一段落。三個館,我只花了不到三個小時就逛完了。走回捷運站的路上,我想,我每年逛台北國際書展的這項「儀式性習慣」可以戒除了。一來,我體力變差了,沒辦法再久站看書;二來,我想在國際書展“貪小便宜”的心理再也無法獲得滿足。贈品變少,而且網路書店很大一部份已經和國際書展的折扣差不多。還有,我家裡的書櫃全滿了,我不能再恣意亂買了。更重要的是,我年紀大了,沒有年輕人那種呼朋引伴、處處新鮮的心情了,連排隊找偶像簽名的熱情都沒有了。

 

今年逛國際書展,真是讓我體會歲月不饒人蕭索之感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sphe 的頭像
sisphe

Sisphe胡言亂語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