莒光號.jpg 

上週媽媽臨時通知,希望我們五個子女能陪她回一趟台東。媽媽的娘家本來在玉里,去年住台東的舅舅為了方便照顧外公、外婆,接他們去台東就近照顧。這一趟就是回去探望外公、外婆。

 

因為是臨時決定的事,連車票都差點買不到。後來總算湊到了四張星期五晚上十一點二十八分的莒光號,預計隔天清晨六點多會抵達台東。至於老四和老五因為有事,星期六才會分別搭火車到台東會合。

 

我沒什麼坐夜車的經驗,在我想像中,坐火車搖搖晃晃的應該很好睡。就像我以前搭國光客運往返台北埔里一樣,只要不塞車,四個小時的車程我總是呼呼大睡,很難醒得來。何況我星期五一整天的工作依然忙碌,早上還冒著雨來回騎一個多小時的車到另一處出差。總之,晚上十一點臨上火車前,我已經是疲憊到不行,照理應該一坐上車就能呼呼大睡了。

 

結果證明我想錯了。

 

原來這種夜車,幾乎是每站必停的。我們從汐止上車,只聽車上廣播:「沿途停靠七堵、八堵、瑞芳、候硐、雙溪、貢寮…」我的頭忽然痛了起來,開始覺得長路漫漫,我像是坐上了公車,怎麼每站都停啊?念了這麼多站名,還是在台北縣。接著還有宜蘭、花蓮,那狹長的東部鐵路線,要走走停停多久才到得了呢?

 

樂觀點想,只要睡著了,一覺醒來,就到了。我們買到的四個座位,兩個在前面,兩個在中間。起初我和老二坐在前面。深夜的火車,無位可坐的人真不少,整個走道都是人。我們才坐了一會兒,就聽到佑佑斷續的哭聲。我走過去看看狀況,媽媽說,她們這裡很吵,只見佑佑皺著眉閉著眼睛想睡卻睡不熟,我覺得我們那裡還好,於是和媽媽及老三換了座位,我和老二坐到車廂中間,媽媽他們則到最前面坐。

 

才一安頓下來,我就發現這裡果然比我們剛剛的位置吵雜多了。四面八方的乘客彷彿都不用睡覺的一直在聊天,有的人則用小筆電在看電影,站著的旅客就這樣居高臨下好像在俯看我們一樣,讓人有些壓迫感及被窺視感,更慘的是,原來即使是夜車,車廂上是燈火通明的。這麼亮,我完全睡不著。

 

「下次再坐夜車我一定要戴眼罩。」我心裡這麼想,雖然下次遙遙無期。我把大外套罩著頭,在被悶死和累死之間我選擇悶死。總算暗了點,我勉強閉上了眼…

 

在意識模糊中,我耳裡又傳來走道另一邊乘客講手機的聲音:「喂?有人撿到你的手機,可是她現在人正在去花蓮的火車上,想跟你約下週一早上十點還手機給你。」

 

不是我故意要竊聽別人講什麼,而是她們講的實在是太大聲又太久了。這一路大概從八堵講到了雙溪、福隆,也許是到宜蘭才講完。還遇上過山洞中途斷訊。我拼湊出的「還手機故事」大概是這樣的:

 

有一位歐巴桑在忠孝東路Sogo附近撿到了一隻手機,歐巴桑不會用手機,不知如何處理。剛好晚上她和其他人一起搭火車去花蓮,於是就拜託另一個會用手機的親友,用撿到的那隻手機,查了手機上的通訊錄,打給掉手機人的太太,指定星期一早上十點到對方遺落手機的地方要還手機。只是她們實在說得不清不楚又太理所當然的以為別人星期一早上都和歐巴桑一樣有空,結果對方好像說十點無法去,希望他們把手機寄放在附近的某個水果攤。雙方溝通不清,眼看手機就快沒電了,還沒談出個結果。然後,手機又轉給原先撿到的歐巴桑,歐巴桑再把撿到手機的前因後果敘述一次…

 

那時連我都忍不住著急了起來,很想建議他們至少先互留一個可以聯絡的電話吧,否則一旦手機沒電了就萬事皆休。還好,歐巴桑想到了,請對方留下家裡電話(歐巴桑指定不要留手機對話,因為她不會撥手機。可是我是很困惑,歐巴桑應該先給她自己的電話才更保險),無論如何,對方還是唸了一組電話號碼,結果,歐巴桑和那一位親友都沒有紙筆。

 

這時,我幾乎都想爬起來掏出我的紙筆借她們了。不過旁人比我動作更快,已經有另一組乘客遞紙筆給她們。可能所有乘客都很關心這段手機對話吧!

 

手機對話終於結束。這時,老二悄悄轉過來和我說:「那個搞丟手機的人最好有網內互打免費,否則剛剛那一段通話,幾百元一定跑不了。簡直就跟搞丟手機被人盗打一樣的損失慘重。」

 

希望那位遺失手機的先生星期一能順利拿回他的手機。那位歐巴桑其實很好心要還人手機,不過還手機過程的夾雜不清聽得我們這些不相關的乘客甲乙也都很緊張又疲倦就是了。

 

之後算是有了片刻安寧,站著的乘客也陸續下車。我依然是睡睡醒醒,火車每站必停,我也幾乎每站必醒。就這樣一路搖到了花蓮。到花蓮接近淩晨三點,廣播說要改換蒸汽火車頭,會停留久一點。於是老二乾脆下火車,還出了站去上廁所。站務人員很好心讓她出站,還提醒她快點回來。

 

車過花蓮,乘客漸漸少了。但剩下的路程我還是睡不著。燈太亮,而且坐得全身痠痛,但是窗外一片黑沒風景可看,看書也無法聚精會神,不知如何是好。這下我才知道那些帶著小筆電看電影的人一定是識途老馬,這種讓人睡不著的夜車,果然是要做點不太費大腦的事才能打發時間。

 

終於,莒光號凖時六點五分到了台東火車站。我總算告別了一晚上無法入眠的夜車酷刑。走出火車站前,發現那位台東縣長鄺麗貞正扮成採茶姑娘笑臉迎接我們呢!看來即使外界抨擊她的聲浪不斷,她還是自戀自信依舊!

 

鄺縣長.jpg

(台東火車站前的鄺縣長)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angmei
  • 看到最後一張照片反而要笑出來,太做假了吧!
    美麗的鄺縣長,採茶戴手套能採多少?
    人家採茶的不帶手套的,不過倒是會包裹著採茶刀片,這也才像採茶姑娘啦!
  • 果然是內行看門道!像我只是覺得好笑,被你這麼一解說,就覺得更好笑了。裝也要裝得像一點啊!

    sisphe 於 2009/03/09 21:21 回覆

  • copo
  • 看到最後一張也噗嗤笑了出來~

    客運的夜車還是比較容易入睡一點
    整車暗暗的
    中途不停車
    睡得會好一些
  • 我走到門口看到那張照片時,真的覺得很好玩。原來外界的抨擊所言不假啊!

    我以前都是坐客運覺得好睡,現在知道火車不好睡。

    sisphe 於 2009/03/09 22:01 回覆

  • 在地ㄚ晟
  • 這種經驗ㄚ晟常常有
    不過ㄚ晟早就練就一身睡功,金剛不壞了。
  • 我就是經驗太少,才會搞得那麼慘。

    sisphe 於 2009/03/09 21:24 回覆

  • lieyea
  • 我搭了幾次,從基隆往台南的夜車,還好ㄝ...我一路聽著隨身聽,音樂停了,人也睡了,很快就到站了,..
  • 我這次沒經驗所以”裝備”不齊全,以後我就試試你的方法。不過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二次搭夜車,經驗真的太少了。

    sisphe 於 2009/03/09 21:27 回覆

  • artfx
  • 帶孩子去...很累阿.辛苦了.

    我帶孩子都是選擇最快的方式.....坐最快到達的車.....不過我家這頭很暴動是真的.
  • 對啊!去程他後來睡了。回程我先回來,情況有沒有很糟就不知道了!

    sisphe 於 2009/03/10 16:24 回覆

  • remi888
  • 那個空姐願意做採茶姑娘,
    真是罕見阿!哈!


    真的,坐火車真的折騰死人了。
    在火車上想小睡一下都不成,
    你的還好,我那天遇上了一群八婆,
    從台北站上車講到花蓮,
    火車是她家開的昵,
    有說有笑還給我尖叫,
    差點就罵出!@$︿*

    一句話 就累 而已︿︿
  • 看來你比我慘!奇怪,台灣人搭乘大眾運輸的基本素質修養好像都沒什麼提昇。

    回程我搭直達的自強號,快多了,而且車上沒什麼人,很安靜。除了零星一兩個人講手機還是很大聲,他們似乎惟恐別人不知道他們生意做很大。

    sisphe 於 2009/03/10 16:26 回覆

  • 精靈貓
  • 夜車還是搭客運比較好睡
    因為火車好多人上上下下
    好累呀 ....><
  • 對啊!我這次真的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可惜去台東沒有客運啊!

    sisphe 於 2009/03/10 16:27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