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洗完澡在吹頭髮梳頭時,忽然想起朋友告訴我關於她國中時代的一件糗事。

 

每個世代都有屬於自己的「傳說」、「秘技」與「禁忌」吧!總之就是毫無事實根據,但卻會一個傳一個,愈說愈讓人信以為真的的古怪說法。比方說,在路上若遇到出殯隊伍,十個手指一定要藏好,以免招來噩運;對某人唸什麼咒語,那個人就會被你控制…

 

當時,國中女生之間流行的「秘技」之一則是:「午夜時分對著鏡子梳頭100次,鏡子就會出現未來伴侶的樣子」。

 

於是,我那個朋友,挑了某個良辰吉日的夜晚,耐心等到同睡一房的妹妹睡著時,偷偷的拿起梳子,一下、兩下、三下…開始進行她那「遇見未來伴侶」的神祕儀式。

 

就在她總算梳了一百下,放下梳子,正摒氣寧神、專注盯著鏡子等待未來伴侶出現時,突然聽見一陣嘟嚷聲:

 

 

 

 

「只有99下啦!」

 

 

我朋友頓時嚇得大聲尖叫。下一秒才想起來,開口說話的是她以為早已熟睡的妹妹。原來她妹妹一直在“偷窺”姐姐奇怪的行為。朋友愚蠢的花痴行為竟然被妹妹發現並糾正,搞得她興味索然草草結束。自然是沒看到未來伴侶的長相。

 

有兄弟姐妹的人應該都有被自己手足撞見糗事或破壞好事的經驗吧。弟弟妹妹就是那種愛哭又愛跟的拖油瓶;哥哥姐姐則是欺負弱小的暴君。總之,小時候總覺得兄弟姐妹是自己的負擔、是自己不幸的來源。

 

我是家中的老大,下面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當老大真的很可憐,家事輪值一定是從老大開始排;念書還要當弟弟妹妹的榜樣;什麼好玩的東西都要先讓給弟弟妹妹;我要教弟弟妹妹功課,但我不會時都沒人教我…反正,老大就是要背負比較大的責任和長輩更多的期望。(話說回來,說不定我們家的老二、老三…老么也有一堆苦水要吐。)

 

當老大一定給我太大的精神壓力,加上我以前看太多連續劇和沒營養的小說,搞得我有點神經衰弱,常幻想自己變成受虐的可憐主角。記得國中時,家裡陷入了極大的困境,大人甚至一度動念要效法「星星知我心」的劇情將我們這些孩子分給別人養(怎麼那麼衰?我們家小孩就剛好五個!),總之就是完全看不到未來生活的希望。

 

我記得有一天,大人不在家,只有我們五個小毛頭看家,我很嚴肅認真的向弟弟妹妹們宣布我的想法:「你們別奢望我像電視裡演的大姐一樣,犧牲自己賺錢養活弟弟妹妹喔!我是絕對不會為你們去當舞女或女傭的…」(天啊!到底當時是那齣連續劇或小說造成我那麼大的壓力呢?當舞女?我也忘了先衡量自己的姿色和能耐了。)

 

我那些弟弟妹妹淒慘疑惑的看著我,除了老二大概稍微聽得懂我在說什麼之外,其他那些還沒上小學的、只上小二、小四的弟弟妹妹們,完全不知道那位瀕臨瘋狂的大姐在說什麼?還是在模仿演出哪齣戲的悲情女主角?

 

結論就是,我從小就不是個好姐姐,不但會和弟弟妹妹計較;而且連一點虧都不吃。

 

後來多虧我那堅強的媽媽,努力撐起我們的家,讓我們不至流離失所。但那些年來,由於家裡的混亂狀態及各種因素,讓我們五個手足幾乎分崩離析,雖談不上反目成仇,但也變得陌生疏離。幸好,這些年大家都比較節制了,加上佑佑的調劑,讓大家彼此的關係緩和了起來。

 

等到童年及青春時期的種種不愉快幾乎都煙消雲散後,我現在開始覺得小時候有那麼弟弟妹妹真是一件不錯的事。至少,玩老鷹抓小雞時,扣掉老鷹和母雞之外,我們還有三隻小雞;至少玩騎馬打仗時,我們還能湊出兩隊人馬對打;至少,我看完武俠片想當大俠時,還有四個小嘍囉可以讓大俠我舒展筋骨、拳打腳踢…

 

現在應該是我家老三對於有那麼多姐妹弟弟可以依靠感到幸福吧!至少,她上大夜班時,家裡還有阿姨、舅舅可以照顧他兒子;至少,過年時,她兒子可以獨得四份來自阿姨、舅舅們的紅包;又至少,她幾乎不用買佑佑的尿布和衣服了,只要每個阿姨、舅舅隨便貢獻個幾樣,他兒子長到三歲的日常用品都不用愁了。

 

至於如今的我,還是很慶幸也感謝媽媽當年那麼辛苦生下我們又養大我們。因為,每年吃年夜飯時,一大家子人圍成一桌真的很熱鬧;當我聽累媽媽的碎碎念時,還可以從老二排到老五接續上陣,輪流聽訓大家比較不累,媽媽也比較有成就感;我住在離家遠遠的地方,幸好還有其他弟妹們陪在媽媽身邊;回到家時,有人陪我一起回憶童年往事,小時候做過哪些錯事、被多少人拋棄,有人記得比我還清楚,絕對不怕自己老來健忘…重點是,至少自己隨時都知道世界上還有和自己血緣如此親近、和自己如此相像的人,我一點也不孤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sphe 的頭像
sisphe

Sisphe胡言亂語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