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jpg

親戚前幾天到林口長庚動了一個手術,昨天,我和妹妹一起去探視他。

 

這位親戚復原的很順利,我們陪著他聊了一會兒天,之後又來了另一批客人,於是我們就先行離開了。

 

我們來去都是搭汎航通運林口往返台北的車子,單程票價35元,還算方便。回去時,我們排在候車隊伍的前面,一上車,為了到台北時能快一點下車,就直接坐在司機先生的後面的位子。

 

車子一轉出林口長庚,就遇上了紅燈暫停等候。就在那時候,我一時喉嚨癢,試著清了兩下喉嚨。說時遲、那時快,才清完喉嚨,只見前面突然飛來一個不明物體,我本能的接住它,低頭仔細端詳,才發現是個白色的口罩!

 

為什麼會有一個口罩飄來我手上呢?愣了兩秒之後,我懂了。原來那是司機拋上來給我的。因為乘客座位比司機高,所以司機站起來轉身扔口罩給我時,我根本看不到他。

 

但是司機幹嘛給我口罩呢?下一刻我忽然意識到:「我那兩聲連咳嗽都稱不上的清喉嚨聲音,居然造成司機的誤會了!他認為我在咳嗽!!!所以他以為我是去長庚求診的病人;更慘的是,他也可能認為我帶著H1N1病毒嗎?」

 

冤枉啊!司機老大,我只是喉嚨癢而已,我沒有生病。丟個口罩給我??這未免太草木皆兵、小題大作了吧!我忽然有種被歧視的羞愧和小小憤怒…這下子全車人一定都把我當成大病毒了。

 

我不知如何解釋,和司機說聲謝謝後,只能好氣又好笑的乖乖戴上口罩,妹妹在一旁早就想笑又不敢笑出聲的肩膀抖個不停。沒想到接下來她也從背包拿出一個口罩,陪著我一起戴上口罩。

 

真是患難與共,姐妹情深啊!

 

起初我心裡覺得被冤枉了,有點嘔。而且有些在意自己此刻一定很顧人怨,車上乘客大概把我當成沒公德心、愛趴趴走又不帶口罩的「病毒人」了。如果我再不識相的肆無忌憚開口和我妹妹聊天說笑,一定會犯眾怒的。所以我沿途只好保持沈默,閉嘴呈「自我隔離」狀,不能和妹妹輕鬆聊天了。

 

後來轉念想想司機這麼做是對的。我們來回坐的汎航通運,司機都是戴著口罩的。因為他們是醫院的接駁車,載到病人的機率本來就高一些,確實要加強防護措施,提高警覺。何況現在又是H1N1病毒散播最風聲鶴唳的時期,大家都寧可錯殺一百不能錯放一人。也不過是要求我這個「疑似病毒帶原者」戴一下口罩而已,沒什麼大不了。

 

我應該慶幸司機還好有準備口罩,否則在他認定我可能染病的時刻,如果他連一樣“防禦武器”都沒有的話,說不定寧可把我趕下車,也不願我這個大病毒害了全車人。

 

短短半小時的車程,在我心裡有愧又有鬼的當下,變得好漫長啊!到站下車後,我和妹妹拿下口罩,兩個人都盡情哈哈大笑,被當成病毒的滋味,實在是百味雜陳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sphe 的頭像
sisphe

Sisphe胡言亂語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