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認為是個對「人」沒什麼興趣的人。

 

有人很能和陌生人交談、迅速融入新環境,他們和初次見面的人交談也能落落大方、樂在其中;我辦不到。我怕生、陌生場合都恨不得自己是個隱形人、有人主動找我交談時我經常會臉紅結巴。連記人的臉、記人的名字也很遜。

 

有些人無論在捷運上、走路時及各種場合,都喜歡觀察形形色色的人,甚至聽他們的對話,分析那些人的性情或故事;我幾乎不這麼做,在捷運裡我最常做的就是看書或睡覺,除非其他乘客說話聲音太大,讓我不得不注意他們。

 

有些人耐不住寂寞,他們無時無刻都要處於有人的環境中。即使沒人,他們也要撥手機找人聊天;我不需要。我可以獨處好幾天不說話都不至於精神失常。我不愛講電話我的手機常常沒電斷訊了,也不知道。

 

我現在很少看電視節目(除了卡通之外),下班後的時間多半就是在看小說或上網;寫部落格之前,我則幾乎是沈迷在打電玩。交際應酬對我而言,是不得已才做的事。即使是交際的飯局,我大半的時間幾乎就是在專心吃東西,而不是和別人應酬說話。吃得太專心了,以致其他人偶爾還會稍稍提醒我和大家交談一下。

 

我曾經幻想最適合我的工作應該是面對牆壁不用和人相處,也不用和人說話的工作。沒想到最後自己的工作竟然是每天都要和很多人說話,而且是說很多的話,然後還常要和一堆陌生人開會。果然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啊!

 

雖然這不是我幻想中的完美工作,但至少這些年也平順的過去了。平順到讓我幾乎產生一種錯覺:以為像我這樣不懂人、對人不感興趣的個性,並不會變成自己工作上的致命傷。我以為只要自己沒有害人,盡心工作,就能和所有人和平共處,根本無需去揣測或在乎別人的心情。

 

但最近發生的黑函事件,讓我驚覺,顯然我這種對人沒興趣的個性,應該有調整的必要,否則,在可見的未來,這或許會是我工作上的一大絆腳石。

 

黑函事件發生後,幾個要好的同事曾問我有沒有概念可能會是誰做的?當時我的腦袋除了浮現一位我曾經在工作上得罪的同事之外,再也想不出其他可能的人,可是她氣我很久了,沒道理在前陣子才發動報復行動。

 

但幾天後,有兩位同事竟向我提出一個我壓根兒都沒有想到的“嫌疑犯”。她們是根據我們最近的人事異動及工作現況,抽絲剝繭得出的結論。寫黑函的動機包括了利益計算、權力鬥爭、卡位和人心的記恨嫉妒,而且時間點、前因後果都配合的剛剛好。這番分析,聽得我瞠目結舌、一楞一楞的,真佩服他們的分析能力,看來我平日的推理小說都白讀了,原來我只看得懂文字的線索(而且猜對機率大約一半而已),對於真實人生中,理解人性的幽黯與複雜,我簡直是個白痴啊!

 

雖然無從印證也無需印證他們的推論是否正確,但我還是對那兩位同事的敏銳推理,報以尊敬崇拜的感謝,對自己的大意與天真,則無限懊惱。這時,其中一位同事安慰我說:「沒關係,你多看一些韓劇日劇就好,這樣你才會知道人心的陰險狡詐、複雜糾葛…」

 

那時我笑了,以為她在說笑話。因為她是我們同事間的「日韓劇交流中心」,她手邊永遠有最新的日韓劇可以提供給大家,而她平日也是靠看日、韓劇抒壓。所以我以為她是想誘惑我也成為他們交流中心的一員。

 

後來她也真的借了我好幾集的正紅的「Boss」回家試看,雖然我沒有如她希望的成為日劇狂熱者,但在反芻這陣子令人難受的黑函經驗之後,我開始能接受她的說法了。

the boss.jpg 

 

或許,我平日真的對「人」的問題太不關心了。我工作時,總以「應該」、「正確與否」、「理性思考」做判斷,我總認為如果一件事在客觀分析之後,是最合理、最有效率的就該這麼做,在對別人訴求時,用的也都是理性的語言,很少去做感性的訴求。久而久之,我總是忘了我處理的大多是「人」的問題。人有情感需求、人本來就會先為自己考量、人本來就有喜怒哀樂各種情緒…更別說,那麼多人之中,本來就有心地不良善的人。

 

而我對人性的輕忽或不感興趣,讓我首次在工作上栽了一個大跟頭。逼得我不得不重新面對自己這種對人不感興趣的毛病。我也終於接受,「認識人」、「觀察人」、「了解人」無論是在實際生活或職場生活都是很重要的基本修為。

 

我學得的是,要「懂人」的消極理由是:避免傷害別人,也避免自己受害。

 

「懂人」,可以指了解一般人的基本需要,察覺人們的喜怒哀樂。我們常罵某種人「白目」,指的多半就是那些神經大條,完全搞不清狀況,分辨不清身邊的人情緒如何。所以總說一些不得體的話、做一些狀況外的事情的人。白目的人往往惹惱了別人、搞砸了工作,還不知道問題是出在自己。

 

如果自己能更「懂人」一點,至少就能避免因無心之過,傷害別人的感情。少做一些讓別人不愉快的事,減少得罪人的情況,這樣應該能減少樹敵的機會。

 

另一方面,如果自己能夠多了解人性,夠細心敏感,或許也能察覺身邊潛藏對自己有敵意、有恨意的人,提早預防,這也是避免自己受害的好方法。

 

而能夠「懂人」,更積極的理由應該是:讓身邊的人心情愉快,工作順利。

 

大家應該都有經驗,有些人一出現,彷彿就帶來一陣春風,和那些人相處聊天,心情總是特別的輕鬆愉快。或許這種人本身的外表或個性就是特別討人喜歡,但如果能持續讓大家喜歡和他們相處,樂意和他們共事,他們一定有一種能力,就是「了解別人」。

 

他們能正確判讀對方的表情,解讀對方的心意,並適時做出讓對方能夠接受甚至滿意的回應。所以和這樣的人相處,我們不必「表態」得太明顯,就能順利溝通。久而久之,我們有心事、有困難,自然就會想到這樣貼心的人。工作環境能有這樣的同事,大家的工作情緒都會很愉快;如果有這樣的主管,工作推動也會很順利。

 

所以,即使我對人再不怎麼感興趣,我也只能走出自我的世界,開始重新去認識我每天看得很習慣的那些人。重新用另一種眼光,真正去接觸、理解他們。我總不能緩不濟急的每天看二、三個小時的「篤姬」或「Boss」之類的日劇去認識人性吧!只好先走速成路線從「FBI教你讀心術」看起。

篤姬.jpg   FBI.jpg

 

說真的,要走出自己的世界去認真觀察人的感覺,對我來說,很像蝸牛從躲了很久的殼裡,慢慢探出頭來看到亂七八糟的外界一樣,有些混亂、有些煩人。但畢竟跨出第一歩了,至少有往前進的可能。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copo
  • 「人」的問題一直是最難解決的。
    有時候只是一句話,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接著就是一大串風波。

    縱使再怎麼不喜歡,去面對「人」是必定要的。

    所以覺得動物還是比較好。至少不會害人,只有人害動物。看,人多邪惡。
  • 再想下去都悲觀了起來!

    像我不愛和人打交道以前都覺得很好,因為在自己身邊的就真的是最好的朋友了,相處的非常自在。

    現在才知道連這樣都有人會忌妒你。

    “人”真的是太難理解也太難搞的動物!

    sisphe 於 2009/06/09 20:31 回覆

  • 小花
  • BOSS這齣日劇的卡司有夠強
    不得不承認我從點開官網之後
    後頭您的文字就無心詳讀了 >__<
  • 呵呵~沒關係,很好看對吧!如果有一天我久久不發文,大概就是沈迷在日劇了。

    我才剛看完“天生妙手”,待會兒要看Boss七、八集,還有兩集Mr. Brain待看,同事看我喜歡天海祐希,又借了“女人四十”給我看,最近好忙呢!

    sisphe 於 2009/06/09 20:55 回覆

  • angmei
  • 你前段提到的缺點我都具備了!
    唉,我們都是無法快速融入他人話題的,我喜歡默默做事,
    不喜歡為了人際虛偽往來費心,更不喜歡東家長西家短道人是非,
    這也是人際敗筆,也容易被陷害攻擊!
  • 唉!原來你也和我一樣!像我們這樣的人原本希望日子可以過得很單純,偏偏旁邊就有人把我們想得很複雜,當我們是假想敵。但至少我們不害人,除了被動應戰時,日子還是可以慢慢恢復單純的。我是這麼希望!

    sisphe 於 2009/06/09 20:38 回覆

  • 悄悄話
  • muki
  • 那個捲捲頭該不會是山P吧
    好..我要去看boss了XD
  • 我對日劇演員會完全不熟,據節目演出表,那個年輕捲捲頭戲裡演花形一平的叫做溝端淳平。

    sisphe 於 2009/06/11 21:35 回覆

  • 男高音的媽
  • 加油~
    很多書都寫過人心比鬼還可怕呢~
  • 謝謝你!

    我這次算第一次見識,也是開了眼界!

    sisphe 於 2009/06/16 19:52 回覆

  • xz056865
  • 好久不見囉~S
  • 最近大家都忙吧!

    sisphe 於 2009/06/16 19:55 回覆

  • remi888
  • 哈哈..我也不喜歡講電話捏...因為要付很多錢@@

    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既然不懂 就別勉強自己懂
    會錯意會遠比現在更不好
    我想每一種人都會有人看不順眼所以你就別在意
    如果你了解了他人的想法與需求
    但你又覺得他不適任或覺得有更好的方向或人選
    你依然會防著他
    漸漸的他有感覺也會將妳是為敵人
    阿有了解跟沒了解好像沒有什麼差別
    更多了戰爭 醬的日子太累

    人心要抓 但不是給他錢也不是位階
    原則訂出來 賞罰明文寫出來 一切一開始就說明白
    適者生存 不適者另尋他路

    我喜歡看人家的Blog,在文章裡觀察版主的個性
    Blog裡寫的可能是心事可能是本性就要看你的功力在哪裡才能明瞭
    加油!!沒這麼難的︿︿
  • 我不喜歡講電話的主要原因是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很可能會做錯誤解讀。

    謝謝你分享自己的想法,我覺得很有思考的價值。之所以想多了解一點”人心”,只是讓自己從另一個極端稍稍往中間回來一點。我想,我永遠也不可能成為很好的人心理解者,但至少能多給別人一些體貼或少得罪一些小人總是好的。

    sisphe 於 2009/06/23 22:22 回覆

  • 悄悄話
  • wei
  • 第一次留言

    That's true!
    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只做事不做人~
  • 是啊!偏偏我們太多時候把事情想得很單純,只做事,忘了做人;有些時候又不小心捲入人際糾紛,把問題搞得太過複雜,忘記事情的本質。

    sisphe 於 2009/07/06 16:11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