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阿媽寫功課.jpg

這是一張我很喜歡的照片。

 

第一次知道有這張照片,我已經小學四、五年級了。至於是何時、什麼情況被拍下這張照片的,我完全沒印象。還有,照片裡的那兩個人也不知何時被哪個死孩子擅自亂畫上鬍子,應該不會是我自己吧?哈哈!!!(有點心虛中…)

 

照片裡吃西瓜的小孩是我,很努力在寫功課的人是我的阿媽。那時我們住在石牌的致遠三路,我上的幼稚園叫「新成功幼稚園」(應該早就沒有了吧!)餐桌上擺著的正是我幼稚園的書包和作業。綠色的鉛筆盒是我的;紅色的鉛筆盒是堂妹的。我們兩個相差三個月而已。

 

照片裡為什麼阿媽在幫我寫功課,我早就不記得了。而大人們對這張照片的解釋是這樣的:我原本是個左撇子,那個年代並不會讓孩子順其自然的用左手寫字,所以當阿媽發現我居然「用錯手」寫字,而且寫的字又不堪入目、醜得要命時,就立刻搶過我的筆來,“示範”筆的正確拿法、字的正確寫法。

 

那是大人的說法。我一點都不記得了。

 

而我什麼時候總算"成功"的改用右手寫字,我也沒印象。不過當年大人們只記得“矯正”我改成右手寫字、右手拿剪刀。卻一點都沒注意到,做其他事時,我依然是個左撇子。所以直到現在,我還是用左手拿球拍、用左手丟球、左手比右手有力、生活的瑣事我大多是用左手處理…。不過每當我做家事、手工表現很拙時,長輩們就會笑我是「左手拐」,笨手笨腳。我也樂得用這個理由來塘塞並合理化我的不擅及不愛做家事。

 

至於我之所以這麼喜歡這張照片,是因為我喜歡在這張照片裡,我簡直像個不學無術、腦袋空空的少爺,遊手好閒的啃西瓜,一派悠哉。而阿媽反而像個苦命的書僮,無奈認真的在幫少爺寫作業。這樣的想像,多少安慰一下當年自以為是苦命小孩的我。小時候的我,真的還蠻怕阿媽的。

 

以現代的用語形容,當年我也算是個「隔代教養」的孩子。阿媽對我十分嚴厲,不乖就拿竹枝打,犯了嚴重的錯還會被罰跪,平常的作業她也會一一檢查。相對的,她對我的期望也很高。記得剛升上小學那一年,阿媽滿是笑意的看著穿上藍色百褶裙和卡其制服的我,高興的說:「一年級了唷、一年級了唷!」語氣中的欣慰和得意,事隔三十多年後,我依然記憶猶新。

 

每次新學期開始,她會用月曆紙幫我把課本一本本包得整齊美觀(那年代沒有書套這種東西);中午會到小學幫我送便當,順便監督我是否有乖乖上課。記得小學有一次我偷挖自己小豬撲滿裡的銅板,到學校買了零食和圖畫紙。中午阿媽送便當來時,我卻像個笨賊似的居然向阿媽炫耀自己用“贜款”買的圖書紙。阿媽當下了然於心:從沒有零用錢的我,怎麼可能有錢買圖畫紙?

 

她當時不動聲色,可是我一回到家就被她喝令下跪,逼問錢從哪裡來?地上擺張紙和一枝筆,然後我就邊跪邊哭,一筆一筆寫出來,偷了多少錢?錢花到哪裡去?

 

阿媽就是那樣精明嚴格的對待我,所以小時候的我對阿媽敬畏多於愛。但是當我看到這樣的一張照片時,我卻能感受到阿媽對我滿滿的縱容和關心。我對照片的詮釋是:我是個只會吃西瓜,不會寫字的傻孩子,而阿媽卻是個幫憨孫努力寫作業的慈愛的阿媽。

 

我喜歡這樣的一張照片,它讓我有種溫暖的幸福感,我珍藏至今。 

 

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sphe 的頭像
sisphe

Sisphe胡言亂語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