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和朋友到一家偶爾會去的小吃店用餐。一進門,發現平日掌廚的年輕老闆不在,只有兩位歐巴桑(其中一位應該是老闆的媽媽)和一位歐吉桑。下雨天,客人沒往常多,加上我們才三組的客人,還有一位等外帶的客人。 

我們坐的那桌原本是六人份的大桌,後進來的一對夫妻也和我們同桌,所以填菜單的桌號時,兩張菜單都寫上3號。店裡的歐吉桑收了單後,交給掌廚的兩位女士,他自己則很快送上我們點的小碗魯肉飯,掌廚的歐巴桑老闆娘正忙著外帶的菜單。 

本來平和的一切在老闆娘忙完外帶菜單後開始走調。有一位比我們晚進來,坐在中間桌太太可能和老闆娘是舊識,一進店裡,老闆娘熱情的和她招呼,我也搞不清她到底是比我們先點菜但晚進來,還是實際上晚進來也後點菜,總之老闆娘認定她是先來的客人,先上了她的麵。而我們3號桌兩組客人上菜的速度都暫時停住了。 

兩分鐘後,老闆娘終於要處理我們兩張三號桌菜單了。只見老闆媽媽大聲問另外兩位夥計:三號桌小魯上了嗎?」女夥計一臉狀況外,歐吉桑夥計馬上回答:「已經上了。」 

他還特地提醒老闆娘,3號桌是兩張菜單,兩組客人。 

但老闆娘不知是不太會看菜單,還是聽不懂夥計的話,看著我們兩張3號桌的菜單,”擅自決定”其中一張是重覆填錯的,置之不理。然後又同時處理中央桌的菜單,於是沒人點的油豆腐一問再問是誰的、我們點的小菜卻一樣都還沒上。女夥計顯然腦筋清楚一點,直接詢問我們點的是什麼。總之店裡三個工作人員,三套菜單,三種上菜方式,情況逐漸荒腔走板,老闆娘聲音也愈來愈大。一會問「小魯上了嗎?」(早就上了),一會又要夥計送上已經送過一次的米粉湯。我們同桌的另一組客人很有耐心的再告訴一次女夥計他點的是古早麵和炸紅燒肉、紅燒鰻及炸豆腐。 

我們漸漸看出來,這混亂的一切其實是老闆娘造成的。菜單在她手上,但她卻無法「正確解讀」菜單,她完全搞不清楚應該上菜的順序和菜名,偏偏又想指揮兩位夥計上菜,夥計講的她又聽不下去。也許她隱約知道是自己出錯,又不肯承認,於是老闆娘用怒火掩飾她的錯誤,火爆到摔炸油鍋的筷子,又罵女夥計上菜速度慢、狀況外(所有的客人都知道狀況外的是氣得哇哇叫的老闆娘)。 

很不幸的是,剛好我們這三桌客人都點了炸豆腐,女夥計先上給和我們同桌的對夫妻,隔了一會,也送給我們一盤。這時等了很久的中間桌的女客人跟老闆娘說她的炸豆腐還沒來。 

轟!這下老闆娘的怒火全面啟動。大聲開罵女夥計亂上菜,早來的要早上菜,中間桌的炸豆腐為什麼不先上,反而先上三號桌的?…前後三分鐘,同樣罵人的話叨念不停,除了沒摔油鍋外,能表達她憤怒的各種摔鏟摔盤、罵東罵西全出動了。 

這下輪到我們三號桌這兩組客人不爽了。好像千錯萬錯,錯在我們"偷"了老闆娘的炸豆腐似的。

同桌的太太說:「那個年輕老闆一不在,怎麼上菜完全走樣?」、「要不是這家菜還算好吃,誰要來這種店啊!」

先生說:「明明就是很簡單的三份菜單,怎麼會搞成這樣?」 

中央桌的客人也有些尷尬,小聲嘟嚷說:「菜有上就好了,不要這樣罵人啦!」 

 

我則低著頭猛吃,只想趕快走人,免得老闆娘真的發火,拿起油鍋潑人。 

不過老闆娘忙著生氣罵人,沒有聽到客人們的抱怨。

 

終於,我食不知味的吞完我的米粉湯和炸豆腐,和朋友"逃"出這家店。朋友很嚴肅的表態:「以後再也不准來這家店吃了。」 

唉!不用朋友命令了,誰會花錢找罪受、吃飯還要冒著生命危險?客人少卻上菜慢也就罷了,還製造這麼恐怖的用餐氣氛!明明是個下雨天,天氣如此涼爽,也不過才三組客人,竟然就會讓那位老闆娘忙昏頭到如此火爆。客人只怕也吃進一肚子鳥氣和委屈。 

小吃店學問大啊!生意差,老闆心情不好;生意好更要注意上菜的流程和情緒控管。 

這家店的隔壁剛好也有和這家小吃店同性質的小吃攤,我經常光顧。他們只做晚上,生意比那家店好了三倍不止。騎樓含小小店面有十來張桌子,生意好時,二、三十位客人強強滾熱鬧不已。但那一家經營者各司其職,有收桌子的、有結帳的、有下麵的、有負責炸鍋的,出菜流暢,很少出錯,更重要的是,他們工作時很安靜,少有大呼小叫一再確認菜單的情景。而且又忙又累的工作環境下,大家情緒控管得很好,沒見過他們亂發脾氣的情景。這一對照,高下立判。 

還有,想當好指揮人的老闆也是要有點本事!沒有方向,沒有目的,只想靠聲音大、氣勢足命令人,只會讓別人打從心裡瞧不起罷了。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