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這次母親節回家,本想好好幫我媽過個溫馨團圓風的母親節。沒想到,她周末那天公司有活動—要去淡水健行。婉拒我的好意就算了,我媽臨出發前還交待我一項任務,她說: 

「你那堆東西到底要不要啊?如果不要,整理一下,我要送去資源回收了…」 

我是回家來享受天倫之樂的,怎麼馬上就有這麼殘酷的灰姑娘命運等著我? 

話說從頭~ 

我們家位於公寓的頂樓,早年一般人買公寓頂樓,圖的就是房子能夠加蓋,我們家也不例外。我媽加上四女一男五個小孩,原本的三個房間根本就不夠住,所以,又在頂樓加蓋了三個房間,五個小孩加上我媽,六個人,剛好一人一間。我的房間被分配在頂樓。 

照理這應該是個天下太平,家和萬事興的分配才對,其實不然。當時家裡經濟狀況不好,頂數的加蓋其實還蠻簡陋的。樓下的房間比較大,冬暖夏涼,又是磚造隔間,隔音效果比較好。頂樓因為只搭了二分之一左右,剩下是媽媽的屋頂花園,所以三個房間都很小。而且,頂樓屋頂是鐵皮屋,冬天寒風刺骨,夏季又像蒸小籠包一樣的悶熱,再加上是木板隔間,根本就毫無隱私可言。 

幾年之後,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發生了:鼠患。N年前,一群老鼠相中我們家,居然就在頂樓天花板築起了窩,到了晚上,感覺屋頂就像開起了鼠國運動會似的,乒乒乒、乓乓乓的,奔跑聲此起彼落,我判斷應該是進行大隊接力之類的項目,才會幾隻往東跑去,接著就有另幾隻往西奔來。 

另外,頂樓還有嚴重的漏水問題。一下起雨,屋外傾盆大雨,屋內也是滴滴答答小雨不斷,每次我們都忙接水、擦地板到人仰馬翻的地步。更別提颱風天,一有強烈陣風排山倒樹而來時,我總覺得鐵皮屋頂好像也即將不保似的,會被颱風襲捲而走。一到颱風天,我只能心驚膽戰睜眼到天明,有時是忙拿水桶接水、抹布擦積水;有時是聽老鼠忙碌逃難的腳步聲,真擔心牠們腳步太快,從屋頂漏洞掉下來;有時則是因鐵皮屋頂軋軋作響,讓我擔心屋頂會被吹走,我的書櫃會被吹跑,我的人也會…算了,又不是龍捲風,我還當自己是可愛的桃樂絲在演綠野仙蹤嗎? 

寫到這,我突然想到我的煩惱和古代的杜甫也差不了多少嘛! 

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
茅飛渡江灑江郊,高者掛罥長林梢,下者飄轉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忍能對面為盜賊。
公然抱茅入竹去,脣焦口燥呼不得。
歸來倚杖自嘆息。俄頃風定雲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
布衾多年冷似鐵,嬌兒惡臥踏裏裂。
床頭屋漏無乾處,雨腳如麻未斷絕。
自經喪亂少睡眠,長夜沾濕何由徹!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
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當然囉!境界不同啦!他寫的詩,描繪的畫面,就是比我高明生動許多。而且,他的胸襟更廣大,還想到要為天下寒士蓋一戶戶能安居的大房子,不須再為風雨擔驚受怕。 

我的境界比較低,只想到自己要逃離這種生活。在我過了幾年這種不得安寧的生活後,先是一畢業就跑到中部上了七年班,逃避一下那種擔驚受怕的日子。後來從中部回到台北後,索性找個離家遠遠的地方上班,租房子住,接著存了一點小錢,我就近買了個房子,正式宣告離家獨立。 

搬到自己的房子後,家裡房間還是有我陳年老物在,我只好發揮螞蟻搬家的精神,每次回去,就拿一些重要物品走。留些東西在家,一來是懶,十幾二十年堆積的東西,豈是一時半刻就整理得清的?而且逢年過節回家,我總還是需要有些私人用品及換洗衣物可使用。二來,我則是出於體貼媽媽的心意,我顧慮到如果我把自己的東西清空了,她會不會感慨女兒迫不及待想離家,才會把自己房間的東西全部清光? 

顯然,一切出於我的多慮和想像。 

去年,大家可能都受夠頂樓的各種狀況,而且看起來弟弟妹妹似乎都想和我媽長相左右,所以決定來一次大整修。除了天花板更新加強之外,屋內的隔局也將三房變為兩房,每個房間都做成套房式的,這麼一來,弟弟、三妹從此應能高枕無憂、長居久安了。 

他們很高興啦!我卻…我卻…我卻直接就被我媽「除籍」,逐出家門了。家裡五個小孩,只有我沒有房間了!!!這也就罷了,我原本房間的所有物品直接被我媽打包,丟到陽台待丟棄,要不是老二知道我「好堆積、不亂丟」的習性,和我媽力爭「手下留物」,聽說我媽根本就想直接把那些東西送進資源回收場的。

其實我也要檢討,從小我的生活習慣就不太好,書亂買,又不擅整理,東西愈堆愈多,看起來就是很亂、很沒價值的樣子,難怪我媽以為那些都是沒用的垃圾,想一丟了之。 

老二攔截下那一大堆待丟雜物後,我也只能趁每個月回去的時候,慢慢收拾。把要的、不要的理清楚是一大困難;那些物品,被丟到陽台上,灰塵、蟑螂屎愈堆愈厚,我整理時,噴嚏幾乎打個不停,這是第二大困難;整理分類完後,再把要的東西帶回我現居的房子又是另一工程,因為,現在這個屋子也被我堆到差不多滿了,頭痛!

我每收一次,就多冒一次火,於是邊收就邊對我媽碎碎念,她本來打算丟掉的東西竟然包括:考上大學那年,媽媽送我的金手鍊、我歷年來的獎狀、畢業證書、論文、僅存的國中的生活週記一本、珍藏情書數封、念書時期的照片、口袋本武俠小說數套…我媽居然想通通丟掉? 

雖然東西被老二搶救下來,但這一年多來這些物品放在陽台風吹日曬雨淋加蟑螂踐踏蹂躪的結果,我的“私人珍藏”果然愈來愈想路邊垃圾了。所以我媽愈看愈礙眼,直催我趕快整理完畢,她好快一點把不要的東西回收。(話說回來,自從上次我妹清理她五專時期的教科書賣得數百元後,我媽對把書本紙張送到資源回收場真的有莫大的興趣。) 

總之,我媽星期六臨出門前毫不留情的要我「快收」、「快收」,「趕快把要的拿走」。我終於按捺不住了,忍不住大聲抗議: 「我本來有一個房間,東西都放得好好的,你把我的房間沒收,害我回家都沒得住,現在還一直要我趕快收,不公平啦!」 

我話一說完,我媽總算想起來情況好像真的是這樣,那有媽媽這麼狠心把女兒逐出家門的?後來,她總算閉口不催我了。不過,我還是很忍耐的花了一整天收完了。不是受我媽的感召或威脅,而是我發現,那些東西放在陽台已經快速變質惡化中,我怕我再不搶救,再過半年幾個月的,我的寶貝們,可能真的可以直接當垃圾丟,連回收的價值都沒有了。

 唉!搬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創作者介紹

Sisphe胡言亂語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xz056865
  • 啊~

    妳回家時都跟誰擠一間房呀~

    要不.請部計程車一起搬回新家好了
  • 跟我媽啊!除了她肯收留我,那一個妹會讓我入侵她們的隱私地盤?

    當然要先整理才能載回去,否則好幾大箱,一輛計程車也不夠裝。還有,不先清理一下豈不是連一堆蟑螂跟蟑螂屎都移民回我的住處了。

    sisphe 於 2008/05/12 20:37 回覆

  • hanachimen
  • 一旦踏出家門,父母知道妳在外有個窩後,通常就會把空出來的房間另作它用,不是堆成倉庫就是被其它手足佔據了,因為妳已經不住在家裏啦!

    有點被遺棄的感覺,我想妳也很獨立,也只能多包容啦~跟誰都可以記仇,唯獨家人不能...
  • 沒錯沒錯,感覺就像被遺棄一樣。

    我在家裡的地盤被佔還可以接受,畢竟這樣家人們可以有比較舒適的居住空間,但居然要把我的多年的人生記憶隨意丟掉,真是令我心庝啊!

    sisphe 於 2008/05/13 07:45 回覆

  • copo
  • 呵呵~ 還好我在我家還卡了一個位子。
    不過要把那堆獎狀、論文丟掉真的太狠了 ~~
  • 我原本也以為我卡的位很穩當啊!
    誰知道說撤就撤。

    你也別太樂觀,要做好獨立的打算,如果長久沒有要回家,家人早晚會把你空間挪做他用,這叫“地盡其利”。除非你家房子夠大,屋子夠多,不差那一間。

    sisphe 於 2008/05/13 07:48 回覆

  • artfx
  • 哀.住頂樓真的很恐怖.
    我住過.~~~~真的冬天很冷.夏天很熱.
    還有老大好像真的父母比較不操心啦.
  • 你也住過頂樓,就知道那種恐怖與苦處吧!>_<

    說說回來,我媽真的太放心我了,以為我很“寬宏大量”,
    連商量都沒商量,就直接沒收我的房間了。
    幸好,我真的心胸寬大,不和他們計較奪房之恨。(自我陶醉中~)

    sisphe 於 2008/05/13 07:53 回覆

  • tiffwu
  • 那些妳媽打算丟的東西真是值錢呢,她應該沒注意到那個金手鍊吧

    會不會是妳搬出去住,她不高興才會有這種反應啊?應該是捨不得妳吧
  • 我媽應該不會生氣,我買的房子也是她陪我去看的,房價也是她殺的。

    她只是很實際、愛整理,沒用的東西就是丟、丟、丟。希望她沒有亂存私房錢的習慣,要不然哪一天她忘了,順手也扔了,那才慘。

    sisphe 於 2008/05/13 08:09 回覆

  • s760502
  • 我自己從小到大都沒有搬到外面過
    因為讀書也都是在台北而已....(怎麼考就是考不到外縣市><)
    所以也無法體會這種生活XDDD!!!
    不過換作是我我也不想嘗試orz

    話說杜甫的那首詩以前高中背過耶
    天呀˙ 真是懷念^_____^
  • 我也是大學畢業後才不在台北,但大學時期,偶爾也可以矇到一、兩年住校,後來才發現,大學生住校好,人際關係和生活網路就是和住在家裡不一樣。

    脫離父母自己住,好處是混到多晚都沒人管,缺點就是要自己洗衣服、煮飯或外食…反正就是一切靠自己囉!

    我也N年不讀古詩了,再看到杜甫的詩,真難想像小時候竟然要學這麼多五言、七言、律詩什麼的。

    sisphe 於 2008/05/13 16:13 回覆

  • rolacheng
  • 那偶比妳lucky很多

    偶媽媽說
    在怎麼樣
    我的房間一定會為我保留好

    至少跟老公吵架
    想離家出走
    還有地方住
    a( ̄3 ̄)a
  • 真羡慕你!

    跟你比起來,我媽果然既不顧江湖道義,也沒有母女親情,
    簡直就是把我逐出家門嘛。

    也可能是她認為我沒老公,沒有離家出走的必要吧!

    sisphe 於 2008/05/13 16:18 回覆

  • 男高音的媽
  • 妳跟妳媽說賣書才得幾百元,金手鍊一條要上千耶...

    這樣不划算啦~
  • 她作夢也沒想到,我竟然把她送的金手鍊隨便塞在抽屜,而不是放在什麼珠寶箱鎖起來~話說回來,我的首飾項鍊五個指頭數得出來,自己也不愛掛,連手錶都不太戴得住,所以我是因為自己根本都忘記金手鍊放在那裡了,要不是整理,我也找不到哩!

    sisphe 於 2008/05/14 07:53 回覆

  • JuliAdam
  • 我嫁出去之後 我媽是沒動我的房間
    (可能東西太多了 很難搬)
    但是 我的床已經變成她儲存冬天棉被的倉庫囉
    我回家都睡書房......
  • 我搬出去後,房間被”佔用”是第一階段,
    那時,我媽自己衣櫃塞不下的衣服往我那裡堆,然後,雜物愈堆愈多,
    接著,就取消我的”永久居留權”了。

    sisphe 於 2008/05/14 20:35 回覆

  • gregyang
  • 還好家裡有留一個我的位置,雖然已經在北部落戶生根了,不過老家的意義還是在於給人的安定感跟不一樣的感覺,當然不是現在不好,而是父母的感覺是不可取代的。
  • 我在想,傳統父母是不是對男生偏心一點?再怎麼樣,男生都還有家裡的“一席之地”,而女生嫁出去就難說了,像我只是搬出去,就馬上被取消訂位。

    不過你說的對,有父母在的老家給人的感覺還是無可取代的。所以我媽雖然把我逐出家門,但太久沒回家,她也還是會來通電話說本週煮了什麼好菜,問我要不要回家吃之類的。偶爾這樣的關心,還是很溫暖的。

    sisphe 於 2008/05/19 16:43 回覆

  • firebomber
  • 標題讓我覺得有點好笑, 笑的是我的情況, "搬出去的兒子, 走出去像人間蒸發" or "搬出去的兒子, 像出去撿回來的", 我個人是不太戀家的, 並不是不愛家, 而是既然都已經搬出來住, 就沒有打算回家的一天. 偶而佳節回家跟家人團聚, 有的吃睡即可, 我已心滿意足, 至於房裡的東西能丟就丟, 能留給妹妹使用更好, 這樣的情況好像跟你相反的樣子.
  • 有人像風一樣,幾乎從不停留;有人像土一樣,固著在一個地方能不動就不動。
    其實你這樣也很瀟灑,該走就走,該丟就丟。換個方式想,如果父母覺得我們羽翼已豐,可以放手讓我們自由飛,那我們就該全力以赴飛得又高又遠,不再讓他們牽掛,但久飛之餘,知道有個永遠能讓我們歇腳的地方,還是會很高興的。

    sisphe 於 2008/05/22 15:12 回覆

  • firebomber
  • 嗯~~
    "如果父母覺得我們羽翼已豐,可以放手讓我們自由飛,那我們就該全力以赴飛得又高又遠,不再讓他們牽掛", 看這段話, 想起經過很多波折的, 才能有現狀, 不過不再讓他們牽掛是不可能的, 父母眼中的我們永遠都是小孩.
  • 你說的也沒錯,在父母眼裡,我們永遠是小孩。

    我現在的體會是,父母之所以把我們當成孩子,除了是多年習慣使然,當然很大一部份是他們對我們的愛。而且當父母把我們當成是小孩時,他們也會覺得自己的存在仍然是被子女需要的,他們能為我們做一些事,父母自己都會很開心(有時雖然也會碎念我們找他們的麻煩),但小孩愈大,父母能幫孩子多做些事反而愈高興,這是我現在對我媽的體會。

    所以我總是努力不讓我媽為我牽掛擔心,但偶爾會找些小忙讓她幫,她都笑得合不攏嘴呢!

    sisphe 於 2008/05/22 15: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