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之間,到底什麼情況下會變成知交好友;又如何會形同陌路甚至翻臉成仇呢?明明兩個智慧、專長甚至興趣都差不多的人,偏偏有瑜亮情結;而兩個地位、背景甚至個性都天差地別的人,是否也可能變成莫逆之交?一家人裡,有時媽媽就是和老大親、和老二不親;孩子可能是和爸爸親,卻和媽媽不太親;手足之間,也是有彼此親近或互相疏遠的… 

在讀「一句頂一萬句」這本書時,總忍不住想這些問題。於是就會想到阿媽在世時,媽媽經常恨恨的抱怨我和阿媽親,和她一點也不親。對於媽媽的抱怨,我除了默認,對她感到內疚外,卻一點辦法都沒有,誰能左右心中最細微的感情趨向呢?

另一個縈繞在心的則是想起和借我書的那位同事之間的點點滴滴,我們不算是朋友,之前甚至還發生過很特別的衝突事件,所以連感情普通的同事都說不上。偏偏在我現在工作的地點,只有她願意和我聊「讀書」這件事,而且她推薦的書,幾乎都有可觀之處。想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實在有太多奇怪的樣態。 

下篇拖了有些久,除了最近沈迷於「新歡」(有機會再說)外,還有就是顧慮這篇文章要怎麼寫才不會得罪人。畢竟Google太厲害了,隨便一兩個關鍵字,即便我是匿名寫部落格,根據人事時地物,還是可以對號入座的。而我的用意不在傷人,只是想表達人和人之間,除了朋友、點頭之交、陌生人、甚至競爭對手或敵人這幾類關係外,還存在很多種很模糊奇怪的關係吧! 

就先從為什麼會拿到「一句頂一萬句」這本書說起吧! 

一月份剛好因公要去台北國際書展會場,出發前有位同事託我幫她買畢飛宇的「推拿」和任一本其他著作。當我圓滿達成任務,將書轉交給她時,我們聊起了最近看的書,那時已快接近年假了,幾天後,她興沖沖的要我一定要看一本叫做「一 ㄐㄩヽ ㄉㄧü 萬ㄐㄩヽ」的書。 

啥?我連書名都聽不太懂也念不太出來,什麼什麼萬ㄐㄩヽ啊?於是她乾脆上樓回她的辦公室拿下來遞給我那本「一句頂一萬句」。她說,他的另一本書「手機」也很好看。我一聽是大陸作家,有些為難的表達了對大陸作家興趣缺缺的意思,她仍一臉熱切的說:「你試看看,真的很好看。」然後又補一句:「你不能只看推理小說,你的理性太發達,卻一點都不感性。 

……說我「不感性」?過度理性毫不感性,這是她對我一向的認知,我也無從辯駁,這下我只好低頭懺悔,無言以對。於是這位同事硬把這本書借給我,要我年假打發時間讀。她說,若挑戰成功這一本,再介紹我其他好書。我不好意思辜負她的好意,只好收下書。也真的把它當成年假作業,認真讀完了。當她聽說我不但讀完這本書,還有做摘要時,不禁咋咋稱奇,於是獎勵似的又介紹我看另一位香港作家梁文道的「讀者」、「我讀」和「我執」。因為其中兩本是簡體字的書,買書、等書就花了一點時間,最近還在閱讀,我也很喜歡他的書。 

然而從這位同事手上接過「一句頂一萬句」,講的又是「知音難尋」的道理,回想我們之間發生過的種種風波,湧上心頭的可能不是滄桑、荒謬、困惑、無奈或感慨…單一種感覺就說得清的。 

我和這位同事共事九年了。這位同事是大家公認「博覽群書」的才女,年紀還大我幾歲,個性有些特別,不是親切和藹那一型的,有些情緒化,愛憎分明,她曾說她自認自己是個「獨行俠」,總是獨來獨往的,對長官不巴結諂媚,對同事也不愛呼朋引伴。我們本來不熟,後來因為合作一個專案,才變得熟起來。那段期間她對我特別親切,知道我愛看書卻只看類型差不多的小說,還會借我一些我平常應該不會碰的書。 

例如她借過我「愛你的鄰居」這本書,是關於波士尼亞和塞爾維亞種族和宗教戰爭的報導文學,當時的閱讀經驗,算是為我的「偏食閱讀習慣」稍加了不同的營養,平衡了一點我只認識日本和英、美等國的世界觀”。

她也曾借過我一本可愛的英文小書,叫Old is…Great,以一種幽默的觀點來看變老這件事。雖然我現在已完全記不得變老到底有那一點很棒,不過倒是記得閱讀時的愉快心情。

然而我們這樣的交流,卻在七年前我的職務變成「主任」後變了調。在那之後,或許她想表現她不是個趨炎附勢,逢迎拍馬的人,從此我在工作場合遇到她,她總是對我視而不見,連一般同事見面的招呼都省了。我知道她是個很有個性的人,也無從和她計較了,只是我從來沒見識過這樣前後反差那麼大的人,對於失去一個能夠交流看書心得的夥伴,還真是有些悵然。 

兩年後,我們又有了一次工作上合作的機會,在那之後她總算又恢復和我說話,會正眼看我。只是我們不再談書了,但在談公事時氣氛稍稍解凍一些。或許是因為她總自詡自己是組織上的「獨行俠」,我行我素,見解獨特,所以對我們這些必須執行長官命令的行政人員來說,她依然是個有些讓我們顧忌的人物。然後,去年,因為我自己的不耐煩或輕忽,終於發生了一件讓我們幾乎決裂的事。 

去年初在一次我主持的會議上,她針對我們所要推動的事情,正在表達自己的不同的意見,因為我早已預期反對者的意見會是什麼,而她的發言正在我的預料中,所以我覺得這些都不是問題、可以克服。偏偏我的修養實在太差、耐心太少,又沒有容人的雅量,居然在她話說到一半時,直接打斷她的話,做了結論。這下可為自己捅了大大的馬蜂窩。至少,她在我們的組織裡,還算個輩份高又小有影響力的人,自此她逢人便抱怨我的差勁行為,也非常生氣的跟我的頂頭上司告我兩次狀(這是頂頭上司事後告訴我的)。我本來想去找她為自己的不禮貌行為道歉,後來覺得反正她也在背後罵我罵夠了,自己有些惱怒吧!於是就作罷了。 

這件事過沒多久,就爆發了攻擊我的「黑函事件」。當時和我較親近的同事,包括我的頂頭上司,都直覺的把寫黑函的第一人選對準了她,我第一時間的看法也是如此。我的頂頭上司還說曾去探過她口風,不過她沒什麼特別表示,只是又重述一次對我之前行為的不滿。言下之意就是我的行事風格會招致黑函也算咎由自取。 

黑函事件一直找不到散發者,所幸後來也沒續集了。在不知道誰是那個惡意發黑函者的情況下,我也沒時間精力去查出到底是誰做的,更沒想過要對鎖定的1、2、3號「嫌疑犯」另眼看待、展開報復行動。我想,日子還是簡單點過會比較輕鬆。於是,我就當成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一天過了一天。 

對她,自己還是採取以往的態度。見到面,該打的招呼還是要打;有事,該客氣請教她的還是繼續請教。她可能也原諒了我之前對她的「不敬」,總之,我們恢復了過去有稍有交談的日子。近來,她對我還愈來愈友善,雖然還是連名帶姓叫我,但至少願意聊點非公事的話題,也因此,那次我去國際書展,她還託我幫她買了兩本書。 

從去年近乎決裂敵對,甚至捲入「黑函事件」疑雲,到今年我們居然又能聊天、交流看書心得的歷程,對於我們這樣「不是朋友、不夠和諧的同事關係」,我實在覺得非常奇妙。特別讀的又是「一句頂一萬句」這樣的一本書時,我忍不住想,我們到底算是「說得著」還是「說不著」呢?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lly
  • 這下篇等得可久了,得來好好讀讀^^
  • 真的隔蠻久的,實在是顧慮太多又心有旁騖。感謝你的等待喔!

    sisphe 於 2010/03/31 22:42 回覆

  • jjhsu
  • (我猜三、四、五樓是情色廣告機器人)

    剛剛仔細看了下篇,原來有這樣的因緣阿...對號入座一下,我覺得自己屬於和藹可親的獨行俠 XD

    好久沒看到你「胡言亂語」了,什麼時候再重出江湖?
  • 謝謝你的提醒,前幾天我也在想怎麼有這些沒頭沒腦的留言呢?我是想刪三四五樓,可是這麼一來,擔心你的留言就變成”三樓的情色廣告”了,還是我多慮呢?
    最近真的太懶了,好!我會重整腳步,早日出場胡言亂語.

    sisphe 於 2010/06/13 17: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