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的某一天,佑佑就讀的幼稚園因為腸病毒疫情擴大,停課一週。這下子傷腦筋的幼兒托育問題來了。

第一天,佑佑的外婆,也就是我媽媽請假回來照顧他。

第二、第三天剛好是星期假日,家裡有人能照顧。

第四天,佑佑的二阿姨前些天被佑佑傳染病情加重了,所以請病假在家休息,順便照顧他。老二病得昏沈沈的,只能躺在客廳的沙發上,邊昏迷,邊陪佑佑玩。中午佑佑跟她說肚子餓了,老二有氣無力的應了一句:阿姨弄給你吃喔!結果話才說完,老二再度陷入昏睡。沈睡半刻醒來時,看到早已餓慌的佑佑竟然自己爬到飯桌上,挖著早上家人吃剩的蛋炒飯,一口接著一口往嘴巴塞。

晚上老二滿懷愧疚的跟佑佑的媽媽老三自首自己擔任保姆不盡職的事,但也不忘安慰老三說:這證明你兒子自己會找食物吃,絕不會餓死。

第五天,佑佑的媽媽帶他一起去上班。幸好老闆就是我另一個妹妹,但畢竟餐飲店多了一個麻煩的小孩還是會影響大人的工作,而且有一定的危險性。所以佑佑只要一頑皮,就會被很兇的小阿姨兼媽媽老闆罵。搞得佑佑一整天無法休息又有些憂鬱。

第五天的晚上,我接到了電話,是佑佑的聲音:大阿姨,你明天可不可以陪我?

 

原來老三希望我能接力照顧佑佑兩天,於是慫恿他兒子打電話給我。

 

真是晴天霹靂啊!我那時才剛從吳哥窟回來,還在休養生息中,而且第二天我們好幾位同事早就約好,要去某同事三芝的渡假別墅聚餐,怎麼能帶個拖油瓶呢?何況,和家人帶佑佑玩個幾小時是一回事,單獨做個全天候的保姆,對我來說根本是前所未有的挑戰,我不會幫小孩換衣服(幸好佑佑現在不用尿布了),我更不想幫小孩擦屁股,而且佑佑哭鬧時,我該怎麼辦?

佑佑那走投無路的媽媽,算準了我那幾天不用上班,又算準了我不會帶小孩,一定會拒絕,於是自己不開口,派她兒子來求我,我怎麼狠得下心跟佑佑說:「大阿姨不想陪你!」

我只好忍痛答應,待老三接過電話後,再嚴厲警告她:「先跟佑佑心理建設好,來我這裡不准哭鬧、不准吵著要回家找媽媽、去大阿姨同事家要有禮貌。還有,先讓佑佑大便好,我不會擦佑佑的屁股。」之後,我再打電話聯絡三芝的同事,報備自己要帶拖油瓶的事。幸好那位同事有三個孩子,很乾脆的答應了,不像我,把照顧佑佑當洪水猛獸

隔天,我在劍潭捷運站和要上班的老二交接了佑佑,再帶著他坐一趟捷運回到我的住處。我的挑戰即將開始。

首先,伺候他吃過早餐後,才早上九點多,我和同事的聚餐是中午才開始,我打的如意算盤是,反正七、八個同事,隨便都有個叔叔、阿姨陪佑佑玩,何況小孩圖新鮮,應該會很高興,所以下午會很好過。但問題是,從九點多到十二點這段時間怎麼辦?

不找點事給他,佑佑一無聊,不是哭鬧就是搞破壞,可是剛出國回來的我,家裡也要打掃收拾啊,我要陪佑佑做些什麼事呢?當時心生一計,我問佑佑:佑佑,你幫大阿姨打掃家裡好不好?我記得他在家裡很愛陪舅舅去倒垃圾的,小孩應該從小養成勤勞、做家事的習慣,我如是想。

果然,佑佑很爽快的答應了。於是我交給他一條抹布,在浴室放了一臉盆的水,就由他去了。我掃地、拖地。他則拿著抺布亂擦。只見他擦了地板又去擦立燈,接著那骯髒的抹布又塗上我的書櫃。

做家事1.jpg 做家事2.jpg 做家事3.jpg  

真是個勤快卻敷衍草率的孩子!他忙得很開心,但他"染指"過的區域卻愈擦愈髒、愈幫愈忙。教他要把抹布洗乾淨擰乾,也不知是聽不懂還是學不會,總之,抹布怎麼洗都是髒的。而且還在浴室幫臉盆換水(根本是玩水)玩得不亦樂乎。

不過沒關係,他有事忙,就不會干擾我打掃了,於是我邊拖地,邊忍痛看著他把擦過馬桶蓋的抹布,接著拿來擦我的飯桌(佑佑啊!這樣大阿姨以後吃飯會留下陰影啊!)

我真是太聰明了,利用四歲童工,順利完成家裡打掃工作。之後我請佑佑看電視、吃芒果,又過了快一小時。在我快無以為計、無計可施的情況下,要載我們去三芝的同事終於來了。謝天謝地,忙了一早上的佑佑上車沒多久就睡著了。

到了三芝,果然如我預料,有很多具有母愛的阿姨接力陪佑佑玩,佑佑在眾漂亮阿姨、漂亮姊姊的陪伴下,度過了樂不思蜀的一整個下午,就連佑佑媽媽打來問兒子情形時,佑佑親口跟他老母說:媽媽,我不要回家,等我玩好了再回家。我真是太有面子了。

和漂亮阿姨合照.jpg 

(有漂亮姊姊陪伴的快樂下午) 

晚上,一位住汐止的同事順道載我和佑佑回汐止,結束了我當保姆的第一天。家人對我居然如此勝任保姆職都不可思議。

 

第二天,還是由我在家陪佑佑。其實照顧小孩真的很累、很無聊。我不能做自己的事,還要隨時注意小孩的一舉一動,以免發生意外。就是太無聊了,早上本來想帶他到鄰近小學騎腳踏車,沒想到學校警衛竟然說學校下午四點才開放。小學不是在放暑假嗎?為什麼還是要到平日的放學時間才能開放?

中午躺在床上唸故事書給佑佑聽,故事好長啊!我自己都唸到快睡著了,只好唬佑佑說欲知後事如何,且待明天分曉。我們先午睡吧!沒想到那小子翻過來、滾過去,就是睡不著,搞得我也不能睡,最後還跟我說要去大便…佑佑啊!你是大阿姨這輩子所擦的第二個屁股,長大一定要孝順大阿姨,知道嗎?

總之,我苟延殘喘、糊里糊塗的混完了第二天的保姆時光。佑佑隔天終於能回幼稚園上課了。結果晚上佑佑竟然跑來跟我說:大阿姨,我明天還想跟你在一起。嚇得我當晚連滾帶爬,火速離開汐止回到我自己的住處。再多當保姆一天,我會比上十天班還要累。

 .................................

現在,我和同事們的出差是抽籤排序位的。結果有位同事輪到下下星期日要去開會,聽到消息的當下她居然掉下眼淚,因為星期天,老公在外地,保姆也要休息,找不到人帶她三歲的兒子。她一時慌了手腳忍不住掉淚。另一位單身的同事於心不忍,和她交換自己原本星期五的出差。

政府在解決少子化問題時,辦些口號大賽或獎勵補助生第三胎其實都像在虛應故事,完全無法對症下藥。當父母雙方都要上班時,幼兒的托育照顧其實是個很迫切、很棘手的問題。特別是偶發狀況發生,沒人能照顧小孩那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感覺真的很無助。不是所有的上班族都能隨時請假顧小孩,而不會影響自己在老闆和同事之間的觀感甚至考績表現。

如果孩子真的是我們的傳家寶,那麼,有沒有個"寶庫",可以好好呵護照顧全社會的傳家寶,讓父母能無後顧之憂的願意製造更多傳家寶呢?

全站熱搜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