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帳號的人,應該都有經驗,三不五時就有個完全不認識的名字,諸如什麼「紅龜粿」啊、「綠茶粉」啊,AndyMichael什麼的…連個自我介紹都沒有,招呼也不打,就發個通知要邀我加入好友。

起初我還以為是我哪位同學朋友的花名,但檔案照片裡的俊男美女,明明就不是我認識的人。後來漸漸知道,網路世界裡有一些人,大概就是以「連好友」為樂,人數愈多,好像自己的粉絲就愈多。另一些人則是為了遊戲所需,Facebook裡有很多遊戲都必須去「拜訪好朋友」或「偷竊好朋友」。朋友數愈多,愈容易獲得積分晉級或禮物,只好朋友亂加一通,管你網路的另一端是大象還是恐龍,先加入好友再說。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我高三的的時候,媽媽報名參加學了紫微斗數,據她的說法是這樣可以拉近她和客戶的距離。總之她很認真學了一陣子,每天桌上都是各種表格、命盤什麼的,我也搞不清楚是什麼。

既然學了算命,總要有對象讓她算。她確切知道出生年月日的人除了自己,當然就是她的子女。偏偏媽媽生的孩子有點多(五個),生到後來,她可能有些搞混每個人的生辰八字了。人嘛!「第一次」總是最難忘懷的,所以媽媽記得最清楚、不會搞錯的,就是身為老大我的生辰八字。總之,在她短短的「算命仙生涯」裡,我是「唯三」她認真排完命盤的。她只學了一年半載吧!後來證明她全無慧根,也就草草結束了。

「唯三」,是因為我印象中看過她排出命盤的,除了她和我,再來就是我的一位高中同學了。當時的我真是個愛膨風吹牛的高中生,媽媽都還沒出師,我卻逢人就說「我媽會紫微斗數」。高中女生好像挺迷算命這一套,那位同學一聽我媽「會」紫微斗數,就興沖沖的提供她的生辰年月請我媽算。媽媽也花了好幾天(因為不熟練)排好她的命盤,好好的論命了一番。結果我跟同學回報結果時,才發現連很基本的地方都排錯,一連錯了兩次,退件兩次,搞到我實在沒臉再回覆同學家裡那位「糊塗算命仙」的「隨口亂斷」。這件事證明媽媽毫無算命的慧根,學紫微斗數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從開始寫部落格以來,好像沒有超過一個月沒有更新文章,結果這次不但偷懶了快二個半月沒寫文章,也很少回到自己的部落格「巡田水」一下。今天一來,不得了!格子裡一大半留言都被色情廣告機器人攻陷了!我如果再休息久一點,我的部落格就變成免費的色情廣告公布欄了,真可怕!

要不是看到jjshu的留言提醒,我本來是想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拖個一陣子再重新登場寫文的。不過看到老朋友的呼喚後,決定自己也不能再擺爛下去了!經營一個部落格,就像是開一家店一樣,每天開門營業,隨時補貨好像是基本的準則。像我這樣開了店,結果老板自己每天避不見面,於是店門口就被人侵門踏戶貼上「電話試玩」、「色費視訊」、「正妹等你喲」…一些有的、沒有的色情小廣告,再拖下去,我的「Sisphe胡言亂語」乾脆改成「Sisphe鶯聲燕語」或「Sisphe群魔亂舞」,再不就改名成「Sisphe蜘蛛精洞窟」算了! 

不行不行!創業維艱,守成不易,好歹我的部落格小店也撐了兩年多,累積上百篇文章了,豈能隨便讓色情小廣告「整碗端去」?於是我決定撿日不如撞日,反正外面下著滂沱大雨,那兒也去不了,就隨便寫些什麼,練習手感也好,我要重新整理部落格門面了!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人與人之間,到底什麼情況下會變成知交好友;又如何會形同陌路甚至翻臉成仇呢?明明兩個智慧、專長甚至興趣都差不多的人,偏偏有瑜亮情結;而兩個地位、背景甚至個性都天差地別的人,是否也可能變成莫逆之交?一家人裡,有時媽媽就是和老大親、和老二不親;孩子可能是和爸爸親,卻和媽媽不太親;手足之間,也是有彼此親近或互相疏遠的… 

在讀「一句頂一萬句」這本書時,總忍不住想這些問題。於是就會想到阿媽在世時,媽媽經常恨恨的抱怨我和阿媽親,和她一點也不親。對於媽媽的抱怨,我除了默認,對她感到內疚外,卻一點辦法都沒有,誰能左右心中最細微的感情趨向呢?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咱再說些別的。」

「說些別的就說些別的。」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年假前後,我讀了一本大陸作家劉震雲所寫的小說一句頂一萬句」,對我而言是很奇怪的書名,乍聽之下還以為是政治評論文章,但確實是一本小說沒錯。

 一句頂一萬句.jpg

這次的心得,我想分成上中下三篇文來寫這本上週四才讀完的書,因為想表達的事太多了,也說不定是受作者影響。這位作者很妙,解釋一件事情A的發生總是拖泥帶水的先說不是因為我們以為的B,也不是因為可能的C或D,更不是因為EFG,而是意想不到的XYZ。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號稱最長的年假和寒假即將結束了。住北部的人應該都有些怨嘆,從小年夜開始到今天為止,只有大年初一和今天算是晴天,其他日子又冷又下雨,完全不適合出遊(睡覺倒是頗心安理得)真是辜負這個長長的年假。 

也只有這兩個晴天,我稍稍走出戶外透透氣,其他天只能偶爾串門聚餐或逛百貨公司及各大小餐廳了。 

大年初一走的是北海一周的路線。先經過淡水,第一站到三芝的淺水灣放風箏。那天中午風和日麗的,連助跑都不用,風箏馬上就放得又高又遠了。而且風很順,連佑佑都抓得住線已放到底的風箏。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行程規畫:99131從台南市出發(約10:30)早上睡到自然醒,吃完飯店所附的難吃早餐後,開車出發前往七股鹽山抵達七股鹽山(車程不到半小時)11:00)爬鹽山、吃鹽冰棒再小買台鹽產品12:30)溪南春休閒度假漁村用餐、看老板養的魚、搜集的古董(約14:15)沿西濱快速道路到北門鄉的井仔腳鹽田、體驗鹽田兒女的滋味、還裝了兩大袋“正港台灣鹽”到龍山宮搭龍山號出發遊潟湖(16:00開船)、抵網仔寮汕(沙洲)停留半小時回到龍山宮,潟湖之旅全程2小時~(18:00)烤蚵仔(約20:00)心滿意足回到台南市,飯店check in後再度外出20:45)逛了10分鐘的台灣文學館吃了度小月結束了充實的台南行第二天回飯店睡覺 

以上行程是上週去台南玩的第二天。至於第一天的行程下回有空再說。

上週這是我第N次去台南玩。說第N次,其實十隻手指頭應該是算得出來,只是我也記不得是第七或八或九次。總之,以我工作不在台南、沒有親戚住台南,我家又在台北來說,去台南的次數比起去台灣其他地方,算是很頻繁了。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其實去年看完台北國際書展後,我心裡就暗暗決定以後不要每年都去一次書展大拜拜了。一來是因為書展太吵太亂,二來博客來的折扣都比書展高,更重要的是我的體力已經衰退到不耐久走久站了。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書展前一週臨時有個天上掉下來的好工作,我還是必須「因公」去書展一趟。要專程請假去書展我沒意願,但是有專車接送又有公假去書展就何樂不為了。所以上週五我還是去參加台北國際書展大拜拜了。

但是很遜的是,十點半左右進入世貿,十一點我就肚子餓了。我當機立斷隨便找個出口蓋個手章(這樣才能再進來),決定先吃飽再繼續逛。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阿媽手寫愛的真諦.jpg 

(阿媽手寫的聖經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加護病房外.jpg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買了才一年的相機不見了,我明確知道它是在何時、何地不見的,但就是找不回來。其實我很想用「失竊」兩個字,但既然相機下落不明,是遺失?是被別人誤拿?還是真的被偷了,已經無從查證,我只好用「失蹤」這種比較中性不帶價值判斷的字眼。

 

事情發生經過是這樣的:上星期的二、三,我去參加兩天的研討會,星期三下午有一項分組議程,剛好是由我久違不見的大學同學報告,於是我就從背包裡拿出相機,為她拍了幾張特寫照片,當作紀念。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昨天收到了一封簡訊,簡訊上寫著:「最近好嗎?不好意思,我是○○,因為之前朋友有困難和我周轉,但朋友要下個月才能還,但明天我必須處理一筆年繳保費,還差三萬,想明天先跟你周轉個一至三萬,下個月才還,方便嗎?」

 

發簡訊的人是一個我在公事上認識的朋友。因為彼此住得還算近,之前偶爾到外地開會時,搭過一兩次她的便車,會後也曾一起吃過一次飯,還算聊得來。這半年來因為她工作調動的關係,也沒有再聯絡了。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兩個多月沒在部落格發新文了。我實在沒臉說什麼工作忙、感情不順、心情不佳或再瞎掰什麼升官發財或官司纏身之類的藉口。理由實在既簡單又丟臉,一是懶、二是沈迷於Facebook眾遊戲。

 

是“眾”遊戲喔,我陷入的誘惑可不是只有「開心農場」一種,同款遊戲我還玩了英文版的Happy Harvest、類似的Happy Farm及陽光牧場,我又養魚(My fishbowl)、又養烏龜、雞鴨什麼的(Animal Paradise)、還開餐廳(Restaurant City),帳號還不止一個,一天巡完各遊戲一輪,晚上的兩個多小時很快就過了。怎麼還可能寫文?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和阿媽寫功課.jpg

這是一張我很喜歡的照片。

 

sisp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